愛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我真的長生不老 > 第406章 海昏侯的金子
    安暖并沒有一直睡到終點站,她在南昌西的時候就醒來了,踢了踢腳,伸了個懶腰,扭頭看了一眼劉長安,把他的手抱了過來,在手背上咬了一口,看著連牙印都沒有,有些不服氣,堅持又咬了兩口……放棄了。

    安暖喝了一口水,在他口袋里把她原來在候車室里拿的薄荷糖掏了出來,拿了一顆含在嘴里。

    “你對南昌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劉長安看著窗外的站臺問道。

    “英雄之城。”

    “還有呢?”

    “軍旗升起的地方……鄱陽湖,滕王閣,海昏侯,我國第一架飛機,摩托車,拖拉機……”盡管在全國城市各項排名中,這并不是一個存在感很強,數據很耀眼的城市,但是它也有自己特別的地方,安暖搜刮著自己腦子里的知識點,接著又補充道:“我和媽媽來過這里旅游,記得那時候江上游船,兩岸的燈光秀主題也是紅色歷史故事,感覺整個城市都在紀念和教育,這一點南昌做的很好。”

    “那你們有沒有去過省博物館。”劉長安有些期待地問道,人活得久了,就是有這么奇特的體驗。

    “去了……不過相比較起我們湘南省博物館,這里的博物館平平無奇,珍寶不多,那種震驚世人的國寶……沒有印象。”安暖想了想,可能是時隔太長,又或者確實沒有什么印象,不過男朋友的眼睛里那閃閃發亮,還有期待稱贊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不是……你這就有點過份了吧,海昏侯啊,海昏侯墓的考古成果就陳列在江西博物館啊,這個墓從文物出土數量上來看,海昏侯墓可是遠超馬王堆漢墓的。”劉長安提醒安暖,安暖不至于連海昏侯墓都不知道啊,她又不是竹君棠那種類型。

    想到墓和竹君棠,劉長安就想起了竹君棠朝著卡恩斯坦夫人臉上吐口水的事情。

    如果安暖也在參觀文物古跡博物館這類的時候,例如朝著馬王堆漢墓里的辛追夫人臉上吐口水,劉長安絕對無法接受。

    可是安暖居然連海昏侯墓都不放在眼里,這就過份了啊。

    “哦……海昏侯墓啊,這個我當然知道,可我去參觀的時候,我還是個小朋友啊,這墓還沒發掘出來,更沒有陳列在江西博物館啊。”安暖解釋道。

    “有空去看看。”原來如此,劉長安有點遺憾地說道,可惜行程上本來也沒有規劃在這里停一個晚上,畢竟是逃課出來的,太悠閑自在了不太合適。

    “其實相比較起來,海昏侯墓盡管數量眾多,但是我并不認為其地位和價值超過了馬王堆漢墓。”安暖盡管沒有去參觀過,但是既然知道海昏侯墓的出土,也有關注過相關方面的信息,

    “為什么?”劉長安也沒有認為海昏侯墓的考古地位和文物價值超過了馬王堆漢墓,可是聽自己女朋友這么說,那感覺就不一樣了。

    “第一辛追老奶奶的遺體,保存2000余年的濕尸,全世界都沒得比。第二,兩件素紗禪衣,你是見過的。第三,t型帛畫。第四,超多的失傳先秦典籍。”安暖回憶著自己多次參觀湘南省博物館的回憶,“海昏侯拿什么和辛追奶奶比?拿頭比?”

    “你你……等等……我想想……”

    “我說的前三項,絕代珍寶,就不拿來欺負海昏侯了,就是那些先秦典籍……你肯定會說海昏侯墓里的孔子著作什么的,可是辛追老奶奶也有《老子》的源頭性文獻啊,《五星占》,《天文氣象占》,超多的醫書,地圖,柳教授都時不時地去看看博物館陳列的竹簡圖畫,她都說海昏侯的那些東西確實不錯,但是和辛追老奶奶沒得比。”

    安暖說完,總結性地點題,“都是我們老祖宗留下來的隗寶,其實也沒有必要分個高下,只是海昏侯墓吧,這個發掘時間比較好,正是大家開始對考古和博物格外關注的時候,那些營銷號啊自媒體啊,就喜歡用震驚,舉世震驚等等極其夸張的詞,搞得好像海昏侯墓多么絕世無雙一樣。”

    安暖說完,扭頭瞅了一眼自己男朋友,正神色平靜地看著她。

    安暖受到了鼓勵,接著說道,“辛追老奶奶的馬王堆漢墓,可是和秦皇陵一起并列世界十大珍稀古墓的存在。海昏侯那個家伙呢?叫劉賀對吧,他原本可是皇帝啊,他的媽媽上官皇太后,在他貶斥到南邊來以后,依然對他照顧有加,送了很多東西給他,結果呢……這家伙就知道金子,金子,埋了那么多金子,感覺他好像要靠那些金子過下輩子,下下輩子似的。”

    “你說完了沒有。”劉長安繼續神色平靜地看著安暖。

    “說完了。”感覺男朋友莫名其妙的神色不善,安暖連忙把雙手放在腿間夾住,眼睛轉了一圈,抿著嘴唇做出了乖巧的模樣。

    劉長安是個講道理的人。

    一般情況下,沒有人講道理講得過他。

    當他不想講道理的時候,他就講物理。

    安暖是他的女朋友。

    一般情況下,都是安暖不和他講道理。

    可是當安暖和他講道理,而且她很有道理的時候,劉長安也不能把她打一頓啊!

    話都讓她說完了,劉長安沒什么好說的了。

    “你繼續睡覺吧。”劉長安又拿起了書。

    “我睡不著了,我要和你說話。”安暖靠過來撒嬌。

    劉長安摸了摸她的頭,笑著說道:“其實你剛才說的也沒有錯……海昏侯墓里的金子那么多,真是留給他下輩子,下下輩子用的。”

    “人活在當下,還想著下輩子,下下輩子……要是真有下輩子,下輩子缺錢再賺啊。”安暖不以為然地說道,“不過……你下輩子也得給我當男朋友,這個沒的說,沒得商量。”

    “我還真沒試過和人談戀愛這么久……”劉長安有點兒感慨了,“活了這么久……居然還有這么多的事情沒有體驗過,果然還得繼續活下去才行。”

    “當然要繼續活下去了,說得好像你活夠了似的。”安暖低頭看了一眼自己,“和我這樣的超級美少女在一起,你應該感覺自己每一天都像活在天堂一樣,永遠都活不夠。”

    “好的,那我需要通往天堂的護照。”劉長安點了點頭。

    安暖愣了一下,然后頓時臉頰羞紅,真的開始用力捶劉長安了,這個家伙真是太污了!他在做夢!安暖這樣純潔的少女根部受不了這樣下流的玩笑!

    劉長安只是笑,看著她那紅彤彤的臉頰,任由她捶的雙手無力,這才把她攬入懷中,安暖哼哼著靠著他的胸口,嗔道:“你做夢,流氓!”

    談戀愛是一件美好的事情,而談戀愛的對象,剛好是那個連講污段子都和你無比投契的人,那就再好不過了。

本章網址:http://www.lpozpj.icu/9_9094/12436700.html
奇書網:www.lpozpj.icu
奇書網手機版:m.i7q8.com
宾利娱乐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