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奇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三國網游之諸侯爭霸 > 第1259章 為將之道
    法正的話,讓三人心中產生了一種不好的兆頭,要知道,他們三人都是被皇甫超博如同喪家之犬一般趕到的郡,像剩者為王和雄霸更是被趕了兩次,對于皇甫超博屬下的幾位軍師,兩人可是吃足了苦頭。

    見法正都沒有想出個所以然來,三人就更加忐忑不安了。

    與法正的疑惑和三人的忐忑相比,田豫的心情則是有些焦燥了。沒有錯,正是焦燥,偏師大軍出發已經出發有七天了,但是依然沒有半點消息,要知道那五千大軍最攜帶了十天的糧食,如今已經只有三天時間了。

    作為第一次獨自領兵作戰的他,田豫雖然表面看起來就和沙場老將一般從容淡定,但是誰也不明白他心中的壓力。

    就在這個時候,新的一輪進攻再一次開始了,看著巢車之的田豫臉色越來越沉,龐統走到他的旁邊,輕聲道:“將軍似乎有些心亂了。”

    “軍師應該知道是何故!”田豫沉聲道;

    龐統卻不正面回答他,而是轉而說道:“吾與大王一同征戰數年,經歷大小戰事數十次,記得大王曾經與吾說過一句話:為將之道,當先治心。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麋鹿興于左而目不瞬,然后可以制利害,可以待敵。如今吾將此話轉送給將軍!”

    “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麋鹿興于左而目不瞬,然后可以制利害,可以待敵。如今吾將此話轉送給將軍!”田豫聽罷,將其喃喃在嘴中念了兩遍,馬領悟了其中的意思,不由昨眼前一亮,道:“吾王果然是天縱其才!田豫受教了,多謝軍師!”

    龐統笑而不語,再向田豫看去時,發現他確實已經恢復到了之前的從容鎮定,一條條的軍令從他的口中發出,每一次都是恰到好處。

    其實這句話本來是出自宋蘇洵《心術》:“為將之道,當先治心。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麋鹿興于左而目不瞬,然后可以制利害,可以待敵。”

    有一次皇甫超博與龐統在聊天的時候,無意中裝了一次13,結果卻被龐統給牢牢的記住了。其實,這一次皇甫超博派龐統來擔任田豫的軍師,也是存了要龐統來指導他的意思,而龐統深知其意,所以每一次只有田豫確實無計可施的時候才會出手,否則就一直在旁邊默默的看著。

    在龐統看來,田豫雖然年輕,但是確實是可造之材,假以時日,必定能夠統率三軍,馳騁沙場。

    在兩人看來,五千偏軍成功了最好,要是沒有成功的話,亦不可惜。而之前,田豫卻把希望過多的寄托在偏軍身,反而迷失了自己最初的安排本心。如今經過自己的提醒,能夠很快便調整過來,這正是為將之道。

    只是兩人都不知道,他們已經沒有抱有希望的偏師很快就要給他們帶來驚喜了。

    定陽城內,六千馬步大軍很快便集結起來,在付陽的帶領下,向著城西十里外的付家堡而去。

    大軍開始定陽之后,匈奴騎兵便如撒歡的野馬一般,直接向著十里外的付家堡沖去,根本就不理會步卒校尉的大聲制止,相反騎兵的千夫長還留下一句話:“嘿嘿,汝等就在后面慢慢走吧……”

    這五千步卒,因為沒有攜帶輜重,所以走十里要將近半個多時辰的樣子,而騎兵輕騎疾行的話,只需要不到一刻鐘,因為相隔時間也不會太久,所以步兵校尉雖然怒極,但是也沒有派人回報城內,而是指揮著自己屬下的士卒加快速度,在他看來,騎兵再厲害也不可能在一刻鐘內全部結束戰事,自己過去正好收尾。

    哈倫是劉豹屬下匈奴騎兵的千夫長,這幾天時間里,他在定陽城內已經憋得快要發瘋了,在他看來,騎兵也在野外馳騁,揮舞著馬刀殺向敵人,將其頭顱砍下來當作紀念品的,而不是縮在城內當一個縮頭烏龜。

    這一次正好劉豹需要派一千騎兵出兵清剿唐軍散兵,哈倫便從四位千夫長當中奪下了這個機會,沒有錯,就是奪下了這個機會,騎兵出城剿敵的機會被四人以武力相博,勝者獲得。

    好不容易得到的機會,哈倫怎么會錯過,所以一出城,他便下令屬下的一千騎兵快速前進,趕到唐軍正在攻打的塢堡,在他看來,一個小塢堡是擋不住唐軍多久的進攻的,如果自己去晚了,很有可能唐軍已經攻下塢堡甚至已經撤退,所以自己必須快一些,否則自己就是白忙一場了。

    在哈倫看來,最好是自己趕到的時候,唐軍已經攻入堡內,如此一來,自己可以趁機沖進堡內大肆搶掠一番。

    正是懷著這樣的心情,哈倫一把將前來報信的付家大公子扯一匹馬,讓幾名士卒仔細照看著,一千騎兵一陣風似的向著十里外的付家堡沖去。

    此時的付家堡,已經處于激戰當中,殺喊之聲數里之外皆可聞。堡墻外面和面,到處都是箭矢,周圍還散落著十幾具尸體,有唐軍裝扮的,也有付家堡家丁打扮的,但是無一不是滿身血污,有好幾人身還插著幾根箭矢。

    堡墻之,俞信正與方格斗在了一起,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的打斗著,方格的嘴里還在念叨著:“這定陽城內的兵馬怎么還不出來呀?”

    話音未落,兩人就聽到了幾里外傳來隆轟轟的馬蹄聲,兩人皆是一驚,俞信道:“不好,千算萬算,就是沒有想到城內竟然會派騎兵出城。聽馬蹄聲最少也有千的騎兵,我們全部都是步卒,如今應對這些騎兵?”

    電光火石之間,俞信突然想到了一個辦法,脫口而出道:“對了,關門打狗!我們給他來個關門打狗。”

    說著,兩人迅速交換了一個意見,很快便做出了決定。確定下來方案后,方格馬跳下堡墻,退回到數十步外的自己中軍處,堡墻下的兩支兵馬又叮叮當當的打了起來。

本章網址:http://www.lpozpj.icu/8_8258/12575193.html
奇書網:www.lpozpj.icu
奇書網手機版:m.i7q8.com
宾利娱乐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