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奇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蝶谷修士 > 第732章 黃子奇離間,玄明教遭劫
    “你說那人是安陵候林越?神槍林越?”聽了唐心悅的回報,黃子奇皺眉說道。

    作為內門親傳弟子,他要負責帶領并監督一些外門弟子晨習早課,然后早餐之后又要演練劍法,所以直到上午后半段才能騰出空閑。這時候唐心悅已經和林越練了一陣身法,過來回報林越身份倒也及時。

    上午的修煉過后,大多數弟子解散了,黃子奇身邊只留了些和他廝混的一眾狗腿,他們有些還未曾行走江湖,有些上山一段日子不曾出世,所以對于林越的威名并不是很清楚,只聽得安陵候的爵位,似乎身份不低啊。

    但是包括黃子奇在內的幾個人卻是知道的,神槍林越可不是一般的人物,尋常武林中人自然不被這些修煉者放在眼中,可是拜圣女教中卻多有奇人異士,走過江湖的仙霞派弟子都知道,有的甚至還交過手。若非拜圣女教實力驚人,作為修仙第一大派,早就對這個為禍天下的魔教喊打喊殺了,師門保持沉默視而不見就已經說明問題了。即便如此,神槍林越還能靠殲滅拜圣女教殺出一條封侯拜將的血路,可見他的能為深厚。

    “原來是你。”就在黃子奇不知思索什么的時候,端木靈來到近前。周圍人都大驚,立刻向端木師姐問好。

    端木靈冷冷的看著黃子奇,她就知道,若是沒人指示,唐心悅怎么可能去云中閣窺視,今天她尾隨唐心悅一路前來,果然是黃子奇安排的,她冷聲說道:“黃師兄有話便問,何必用這么下作的手段?”

    端木靈的不悅任誰也看得出來,幾個機靈的狗腿立刻以練劍為名躲開這是非漩渦,只是唐心悅不敢亂動,她知道自己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身上冷汗直流,小臉漲得通紅。

    端木靈知道她不過是被利用罷了,也不和她為難:“唐師妹,你也先回去吧,以后不要什么都聽他人擺布。”唐心悅如蒙大赦的逃走了。

    黃子奇看見左右無人陪笑道:“端木師妹,我也不過是一時好奇罷了。”

    “好奇?我帶回來的客人,你好奇什么?還有,你自己好奇就自己來問我,為何讓唐師妹來頂這個鍋?”端木靈冷笑道。

    黃子奇眼神一飄便說道:“我這不也是擔心師妹你受騙嗎?”

    聞聽此言端木靈氣不打一處來,窺探她的生活不說,還污指自己的朋友:“黃師兄,你這是安的什么心思?你是懷疑我的朋友?”

    “朋友?”黃子奇嗤笑一聲:“師妹,你和你這位朋友交往多久?了解多少?”端木靈在仙霞派長大,雖然修為到了任意下山的地步,可是總共在江湖上才能游蕩多久?之前不是同門師長、師兄帶領,便是如今她帶領師弟師妹。極少有一個人行動的時候,如果林越真和端木靈交往甚密,怎么可能在門派里一直沒有什么口風傳出。

    被黃子奇一問,端木靈也是口中一窒,仔細想來她和林越哪里有什么深厚交情,在濱州也不過是短暫幾日的交情,而北疆抗妖之時更短,只有兩次見面。這實在說不上什么深交。可是轉念一想,在東海之濱的時候,幾人合力對抗妖物,生死之刻是林越大展神威救了他們。而北疆抗妖的時候,孤星璇的師兄在她面前陣亡,就在她最無助的時候,也是依在林越的肩頭感受到了溫暖。有些交情不需要時間的沉淀,或許只是一瞬的感動。

    就在片刻遲疑之后,端木靈堅定說道:“我們曾共同經歷生死,比起一些結伙欺壓同門的人真摯的多。”

    仙霞派上下千余門眾,有不少是和端木靈一起學藝的,要說相識的時間,幾年、十幾年的都有,可這千余人中并非全是正派君子,比如黃子奇和他的一眾狗腿子,不光是欺負同門,甚至帶師弟師妹出山歷練的時候,還搶奪貪墨他們的戰利品。這樣的人就是認識一輩子,那又有什么用?

    “經歷生死?”黃子奇不禁大笑:“師妹,你性子純良不識人心險惡。我問你,你的朋友就是那神槍林越?”

    端木靈冷哼一聲:“是有如何?”

    “師妹你可知,他以前身居高位,在朝堂廝混許久,又曾率兵霸占京城,這樣的人怎么可能是善類?”

    “不對,明明是朝中有人作亂,他率領大軍平叛,之后還主動交回了兵權。”

    “這話你也信?師妹,當時朝廷有魔云海老太師在,他不交兵權又能如何?況且他率領大軍平叛,又是誰給他的權力?所謂叛亂不過是兩個王子爭位,哪需要他一個外人插手?還有師妹,你不覺得他出現的很奇怪嗎?你把他當做朋友,可是幾年里他聯系過你嗎?我近幾年也在江湖走動,他再世間銷聲匿跡了兩三年,突然出現在你面前,還跟著回山,你就一點不覺得奇怪?”

    黃子奇的話又一次讓端木靈啞然,對于朝堂的事情,端木靈大多數還是聽說,并不是很理解其中的關系。林越的出現確實讓她欣喜,可是仔細想來又何嘗不突兀,近兩年來林越確實名聲不顯,在一見面的時候便是一副狼狽模樣,還是他跑到客棧上門求助,怎么想都不合理。

    端木靈拋卻這些念頭說道:“林弟弟只是被奸人所害,魔太師等人不都被人害死?如今天下大亂,自然有人不愿林弟弟這樣的將領活在世上。”

    黃子奇說道:“好,就算是這樣,現在擺明有人要收拾他,又牽扯到王權斗爭,咱們雖是修煉中人,但總要出山行走,和他結交就是把麻煩帶回仙霞派,這個你想過嗎?端木師妹!”

    端木靈何嘗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他們是不懼世俗勢力,可是多一事終究不如少一事,林越只是和她與死去的孤星璇有交情,自己怎么樣無所謂,但如果因為自己牽扯到師門,這才是最嚴重的事,至于說林越不會帶來麻煩的可能性,那是少之又少。

    就在端木靈被黃子奇打亂思緒的時候,突然響起了緊急召集的鐘聲,端木靈也來不及回應黃子奇,只能先行前往大殿集合。

    召集的鐘聲響過,陸陸續續的有弟子到達大殿前的廣場。

    端木靈到達的時候先是一驚,大殿之外的廣場上竟然擺放著幾十個蒙著白布的擔架,看著白布上的星點血跡,她知道這些人都是被殺的,難道都是同門弟子?

    一般弟子和外門弟子自然沒有資格進入大殿,連端木靈和黃子奇在內不過二十幾個內門親傳弟子。大家站定之后,端木靈看見大殿中間的卻是一個自己不怎么想見的人,內門親傳弟子祁如龍。

    他也是門內長老之子,自幼便有天才之稱,備受長輩矚目培養,也曾下山誅殺過幾個妖怪。本來傾心于端木靈,當初在北疆抗妖的時候,原想在佳人面前一展英姿,但軍陣之時又怎能一味按照江湖套路來,不多時他便被妖物火蟻圍困,是同門孤星璇舍命相救,若是兩人聯手,或許都會負傷卻能保全性命,但他也是慌了手腳只顧逃離,孤星璇孤立無援被殺死在妖陣之中,因為此事端木靈一直不愿意原諒他。

    他站在一位長老身后,這位長老正是黃子奇的師父蘇云谷。

    不多時仙霞派的掌門人東野云宇和幾位長老到了,其中就有黃子奇的父親黃云山,還有祁如龍的父親祁云飛,以及端木靈的師父張云謠等其他幾位長老。

    仙霞派近幾代是按照‘風靜云清’字輩排序,掌門和各位長老都是云字輩,再往上還有三位靜字輩太上長老在后山閉關。甚至聽說還有一位風字輩的存在,門派中人都稱其為祖師,一直負責看守仙霞派鎮派至寶九天鏡,不過端木靈并沒有真正見過。

    現在的小字輩,哪怕是這二十多名內門親傳弟子,也只是精英弟子,還不到賜予字號之時,等什么時候端木靈等人成長了,也通過了老一輩的考驗,自然就會按照輩分賜一個‘清’字,到那時端木靈就應該改名號為端木清靈,而黃子奇便是黃清奇了。

    掌門東野云宇問道:“云谷,你們將玄明教的事情和大家說說吧。”

    蘇云谷說道:“是,掌門師兄,前幾日我一接到緊急傳訊便率領部分弟子前往玄明教……”

    隨著蘇云谷長老的回報,端木靈越聽越驚訝。前幾日自己帶人除去為禍的僵尸回山復命之時,正巧遇上內門的楚冰泓師兄外出,原來是因為收到了玄明教的求救。玄明教和仙霞派并立五大宗門,其實力自然不用多說,而這一次不知為何大批妖物攻打玄明教。

    五大宗門其實都有私底下的聯絡方式,畢竟兩千年前大家同出一源,當初各家祖師也是為了守望相助,只不過到如今也從未有人求助過,畢竟大家并列五大宗門,除非真的事關生死,不然誰會先低這個頭。

    本以為以后永遠不會用到,誰知道玄明教突然求救,要知道擁有兩千年積累,門派中高手無數的玄明教怎么可能輕易被妖物攻破,平時只有他們屠殺妖怪的份。

    可事實上,玄明教不光被攻破,甚至連外圍的險要關卡都丟了。所有門人弟子死守內門,在這生死關頭才發動求援。

    玄明教的隱藏高手呢?守山大陣呢?護教靈獸呢?鎮派至寶呢?怎么硬是讓妖物逼到孤守內門了?

    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但是五大宗門之間也不好袖手旁觀,靈山派突遭變故幾乎死絕,清華宮禍起蕭墻法術兩門自相殘殺,北疆馬家內部派系眾多,又自立為諸侯,出手幫忙也不過礙于些許情分。

    而作為五宗門之首的仙霞派老大哥,肯定不能像這三家一樣走個過場,事態緊急,于是便傳令在外的長老蘇云谷帶領弟子前往,先在外面集合,再一道支援玄明教。

    所以包括楚冰泓、祁如龍在內的許多帶隊弟子都是臨時趕過去,因為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所以只去了上百人,如果真的情況嚴重,他們會隨時再叫支援或者直接撤退。本來當時端木靈正巧帶隊回來,監院長老等人也想過算上他們這只小隊。但一方面是端木靈除魔歸來還未修整,另一方面也是擔心中有問題,不能將門派中的弟子都去填了這無底洞,所以才留下她待命。

    這幾天里雙方聯系頻繁,由于大戰很多情況不能細說,不過并沒有太出乎意料的事情,弟子死傷慘重卻也沒到支援或者撤退的地步。這次一共去了一百六十三人,而陣亡的弟子有三十九人,有一些的遺體帶了回來,有一些或因爆炸、腐蝕、掉落山澗等原因無法收回,其中就包括內門親傳弟子楚冰泓。

    報告完戰損之后,掌門東野云宇問道:“那玄明教這一次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

    蘇云谷直接說道:“玄明四佬九子全死了,鎮派至寶皂月旗失蹤。”此言一出殿內一陣驚呼。

    東野云宇也詫異道:“這不可能!”

    玄明四佬等同于后山的三位太上長老,而玄明九子則是與殿內眾長老一輩,其中也包括玄明教的現任掌教。至于皂月旗,那是和仙霞派的九天鏡、靈山派的冰靈劍并稱的寶物。

    這件事換算過來就等于仙霞派的三位太上長老和掌門以及殿內高手全滅,然后九天鏡不知所蹤。這種事情怎么可能無聲無息的發生?

本章網址:http://www.lpozpj.icu/5_5316/12522510.html
奇書網:www.lpozpj.icu
奇書網手機版:m.i7q8.com
宾利娱乐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