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奇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御鬼者傳奇 > 第2494章 力斬強敵
    老黿警告它,自己這里和一個古洞都屬于巖漿海的禁地,絕對不可以再次進入。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疤臉黿才知道由古洞這么一個地方,可多年來它在巖漿海內四處游蕩,也沒見過古洞,由此可見這地方相當隱秘難找。

    “這么說,高齡老黿警告過你不可以接近自己棲息的地方”關橫沒好氣的說:“你怕什么不是還有我跟著嗎那家伙要是敢為難你,我伸出兩根手指就捏死它。”

    聞聽此言,疤臉黿渾身劇震,它心中暗忖,雖說自己上回是被老黿趕出來的,可人家好歹也是救命恩人,倘若對方被關橫弄死,疤臉黿也有些于心不忍。

    于是這家伙暗中咬了咬牙,決定和關橫他們過去,雙方一旦有了沖突,自己說什么也要從中盡力斡旋,對著關橫點了點頭,疤臉黿立刻晃身驅朝著石洞游了過去。

    “吼”就在它來到距離石洞丈余遠的地方時,里面陡忽傳來一聲凄厲咆哮,緊接著有個碩大的巨黿顱首探了出來。

    這家伙的眼珠子都是血紅血紅的,額頭上數不清的青筋,猶如蚯蚓似的亂竄,看樣子,此獸腦中除了狂怒,已經不剩下別的東西了。

    “疤臉,躲一邊去。”關橫見到對方已經失去理智,于是飛起一腳將疤臉黿蹬飛到旁邊,自己和二鬼向前疾游而去。

    “嗷嗚”高齡老黿將半截身軀探出巖洞,揮起前爪朝著他們仨發動迅疾進攻,率先出手的嬰白鬼沒有絲毫猶豫,霎時揮拳直搗而去。

    “嘭”鬼拳黿爪悍然對碰,余勁瞬息呈漣漪狀擴散,讓周圍巖漿不斷翻涌,聲勢嚇人之極。

    “看起來這家伙有兩下子,不要和它耗費太多時間,一起動手先制服了再說。”關橫的話一出口,他掌心陡忽浮現出大團閃耀赤紅、暗紫二色的火球,立刻向高齡老黿面門飛擲而去:“呼”

    此球砰然落在對方臉上,高齡老黿疼得低吼一聲,但是理智尚未恢復,下個瞬間,嬰白鬼和巨蜂一左一右,欺身上前對它使出了眼花繚亂的猛攻。

    “砰砰砰砰、乒乒乓乓”

    拳拳到肉,一連串攻擊打得老黿蒙頭轉向,突然間,這個家伙似乎清醒了一點,臉上的瘋狂青筋霎時消退,關橫在旁邊敏銳的感覺到了這一點,于是揚聲叫道:“再加把勁,它已經快要撐不住了。”

    “呃你是人類”

    說話聲赫然在關橫耳邊響起,登時讓他為之一愕,在附近的還有誰能夠口吐人言當然是那只老黿了。

    “住手、快讓它們住手,疼死我了”聽到老黿再次發出吼叫聲,關橫便說道:“住手可以,但是雙方都得克制一下,你也不能趁機偷襲,明白嗎”

    “知道了知道了,我答應你就是。”

    感到自己絕對不是面前這幾位的對手,老黿忙不迭點頭,它隨即道:“你們放心好了,我的軀體實在太過巨大,所以被卡在洞里出不來很多年了,就算是想出來偷襲,估計也不可能。”

    “哈哈哈,原來是這么回事。”關橫忍不住笑出聲來,此時此刻,那只疤臉黿悄無聲息的游了過來,在老黿面前低鳴一聲。

    “原來是你這小家伙,看來這些人都是你引來的。”高齡老黿嘆了一口氣說道:“唉,老朽真是后悔了,當年為什么要救你,現在卻為自己招來了滿身麻煩。”

    “打住打住。”關橫立刻開口道:“先和你說清楚,我們可不是什么敵人,只是來和你打聽通往地底八岔湖古洞的位置,沒有惡意。”

    “什么你們要到地底八岔湖去”聞聽此言,老黿立刻大搖其頭一口回絕:“恕我不能如實相告,因為那里是火妖黿一族的禁地,不能讓外人接近,所以”

    “你先別急著拒絕我。”

    關橫此時好整以暇的說:“說實話吧,這里也不是很大,我要是自己尋找,也用不了多少時間,來問你,只是碰巧的事情,再者說了,就算是禁地,那也是對你們而言,與我無關。”

    他這話一出口,老黿顯得哭笑不得:“你、你怎么可以如此霸道”

    “是啊,我就是這個樣子。”

    關橫一臉滿不在乎的樣子,還晃了晃自己的拳頭:“只要這玩意夠硬,我想要怎樣就怎樣,又有誰攔得住就連這巖漿海底的原火精髓棱石都被咱拿走了,你以為我還有什么事情做不出來嗎”

    “原、原火精髓棱石”老黿聽到這里,嚇得渾身一哆嗦,因為對方說的棱石,可是火妖黿王保管之物,如今被關橫奪了去,足見眼前這位自己是萬萬惹不起的。

    關橫見到老黿被自己的話嚇住,心中便有底了,他繼續道:“說實在的,我可無意與你們一族為敵,只不過想要通過古洞隧道去尋找某些東西而已,你就算告訴我也無妨。”

    “還有一件事,你大概不知道。”關橫說著,讓掌心浮現出些許原火之力,他又言道:“看見沒有這是最精純的火靈氣,是我得自火神祝融的傳承,你還敢違抗我的命令嗎”

    “祝、祝融大人的傳承者駕到”

    高齡老黿此刻徹底被嚇呆了,這人間的火屬妖獸妖靈,都是歸火神管轄,自己當然也不例外,當它瞧見原火之力的時候,心都在發顫了,于是誠惶誠恐說:“小獸愿意實話實說,不過、不過”

    “支支吾吾的做什么”關橫有些不耐煩的開口:“有話直說。”

    老黿吞吞吐吐道:“古洞的通道多年前就已經因為震動崩塌了一大半,我是怕您去了以后也無法過去。”

    “哦,是這么回事,那你就不用擔心了,這天底下沒有能擋住我去路的存在,到時候再想辦法就行了。”

    關橫瞥了老黿一眼,發現這家伙的神情有些萎靡不振,他心中微動,于是接著道:“喂,你的身上是不是有什么暗傷告訴我,說不定咱可以替你解決掉。”

    “呃,真的嗎”聞聽此言,高齡老黿第一次動容了,而后有些緊張道:“那我就說了。”

    稍微頓了頓,高齡老黿低聲道:“那是距今約莫百年前的事情了,我的體型當時不是這樣巨大,偶遇也會離開窩巢四處游逛一番,好巧不巧,在火山口內遇到了某種古怪的火焰,于是想把那東西吸收掉,結果倒了大霉。”

    “古怪火焰”聞聽此言,關橫突然泛起了一個念頭,于是攤開手掌讓些許紫炎浮現出來,他接著問道:“喂,你說的是不是這個東西”

    “哎呀”見到此物的模樣,老黿立刻嘶聲叫道:“對對,就是它,這該死的紫炎,可把我害苦了,多年來我沒少為它吃苦受罪。”

    “哈哈哈,我就知道,在這火山內除了普通火靈氣之外,只有紫炎比較罕見,沒想到,你也中招了。”關橫笑著搖了搖頭,隨即道:“既然如此,我就來幫幫你吧。”

    說罷,他隨手一攝,頓時利用掌中紫炎氣息產強大吸力,那老黿只覺得體內氣息一陣劇烈涌動,緊接著大股紫炎熱能就從自己前額飛出,被關橫順勢扯走了。

    “呼”此時此刻,老黿吐出一口濁氣,喃喃自語道:“唉,受了這么多年的罪,總算是感到輕松一些了。”

    “喂,你是舒服了,那我呢”關橫抱著肩膀說:“趕緊把古洞的位置告訴我,讓咱心里也舒服一下吧。”

    “是是,請您稍后。”老黿此刻認認真真說道:“老朽身子笨重狼伉,沒辦法從這洞內出來領路,所以打算把地點告訴疤臉黿,讓它做向導,您看這樣可以嗎”

    “行啊,沒問題。”關橫稍微一頓,又繼續道:“那疤臉黿先留下,我去找自己的同伴,咱們等會在岸邊匯合就行了,告辭。”

    說完這句話,關橫揮手一招,嬰白鬼和巨蜂立刻就尾隨著他向來處疾游而去。

    與此同時,突然在泥潭內現身的“狨尸王”昂首哀嚎,隨即伸出爪子捂住“咕嘟咕嘟”冒出腥臭黏液的心窩傷口,顯得極為痛苦。

    “嗤嗤嗤”這個時候,石蟻王和它的同族還在向對方噴吐酸水,這些攻擊紛落如雨,不停傾瀉在狨尸王身上,使其軀體不斷出現腐蝕出來的孔洞窟窿。

    “好啊,就是這樣。”古桑女和若桃在旁邊不約而同叫著:“上,滅了這家伙。”

    “嗷嗚嗚”說時遲,那時快,隨著吼聲響起,四臂山嵬和妖鬼們也都掠空疾行圍攏上去。

    “呼呼呼嗖嗖嗖”群鬼張嘴疾噴火星,在半空匯聚成大片熾熱去氣息,霎時間向著狨尸王覆蓋而去,獵獬叫道:“好,就是這樣,我也來參一腳。”

    “唰唰唰”它的話音甫落,立刻驅使自己的金網陣朝著火幕卷去,二者如同雙重猛攻,赫然壓在了狨尸王身上,使其渾身骨骼發出“咯剌剌”脆響,看樣子是崩潰在即了。

    可那狨尸王并非腳踩平地,而是身處在泥潭內,可以幫助自己隨時卸去來自上方的壓力,這也是它的狡猾之處,絕不會讓自己陷入最不利的境地。

    “可惡,這個怪物還是不肯離開泥潭。”若桃此時把雙拳攥得“咯吱吱”作響,卻想不出什么對策,還是古桑女有主意,她馬上揚聲叫道:“我來”

    “嗤嗤嗤”電光火石間,她晃動掌中木神杖,十余條靈根頓時挾裹勁風甩了過去,“嗖啪、嗖啪”靈根瞬息纏住了對方雙足,而后狠命的向岸上拽來。

    “吼”見到事情終于失控,自己即將落向頹勢,搖搖晃晃就要跌倒的狨尸王頓時咆哮著用雙爪抄起兩大團濕泥,朝著古桑女和若桃這邊飛擲:“呼”

    “呃”見此情景,她倆登時嚇了一跳,別說這些濕泥挾裹勁風威力不弱,就單單是那骯臟程度,也足以使她們趕緊退避閃開,生怕濺到自己身上。

    “啪”濕泥應聲墜地的瞬間,古桑女的靈根也松了下來,狡猾的狨尸王立刻掙扎撕扯這些東西,試圖脫困逃走。

    “該死的,事到如今還想逃走你這是在做夢啊”獵獬驟忽怒吼一聲,再次用金網陣扯住對方的漆黑雙爪,這一下,對方顧手顧不得腳,慌亂之間,再也沒有掙脫的機會了。

    “唧唧唧”說時遲,那時快,尖叫的石蟻王從斜刺里竄了過來,“呼啪嗒”它弓身縱躍,正好落在對方頭頂,隨即張開巨顎狠狠咬在這家伙的脖頸上,不斷從嘴里分泌酸液腐蝕狨尸王腦袋。

    “嗷嗷嗷”這般劇痛實在難以忍受,倒霉的狨尸王只好用慘叫來表達自己的遭遇。

    見此情景,獵獬突然說道:“喂,若桃,現在有個機會讓你可以將敵人斬首,不過冒點險,你做不做”

    “做,當然做”聞聽此言,若桃登時一振掌中吞雷刃揚聲叫道:“姑奶奶就喜歡冒險動手,趕緊來吧”

    “好,注意啦”獵獬一聲吆喝,立即在前方匯聚重重疊疊的“小金網”,而后叫道:“趕緊跳上去,我用它把你彈起來。”

    “呃”聞聽此言,若桃和古桑女都是一愣,隨即齊聲道:“你可真會想主意。”

    “呵呵呵,這都是以前關橫用剩下的招數,被我偷學過來了。”隨著它一聲長笑,“噌”若桃立時合身縱了過去。

    “嘣”一聲輕響過后,若桃被高高顛起,徑直向前方泥潭內的狨尸王飛去,對方似乎知道自己已經大難臨頭,登時想掙扎著抵抗。

    可是此時它的雙爪被金網套住,靈根緊緊匝住兩只腳,就連脖頸上都被石蟻王咬住,根本就沒有能夠幫助自己的“物件”。

    突然間,這家伙狗急跳墻急中生智,陡忽擰轉脖頸把上面的石蟻王甩了起來,正好迎向飛來的若桃。

    “畜生,任憑你再怎么詭計多端,今天都難逃姑奶奶這斷頭一斬,殺”

    “啪嗒”面對被甩過來的蟻王,若桃倏然用單足在它前額一點,借力再次躍起,與此同時,吞雷刃挾風疾掃,不偏不倚掠過了狨尸王的頸嗓咽喉,在那里留下一道狹長裂口。

本章網址:http://www.lpozpj.icu/0_193/832268.html
奇書網:www.lpozpj.icu
奇書網手機版:m.i7q8.com
宾利娱乐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