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奇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御鬼者傳奇 > 第2304章 墨心泥龜
    “尸獴是傳染疫病的根源”聞聽此言,關橫的臉色倏地沉了下來:“此話當真”

    “不會錯的,因為我已經調查多時了,這種瞽目尸獴每到一處,都會造成無數生靈身染疫病慘死,而它,在那里變成死地以后,會再次變動棲息地,接著禍害其他生命。”

    聽了九宮鳥的話,若桃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它這么做,究竟是為了什么”

    “不太清楚,但我聽那個年老妖獸講過以前的傳聞,估計此獸只是在享受控制活尸為己所用的快感。”

    九宮鳥繼續言道:“像這種只喜歡禍害生靈、到處散播殺戮的家伙,決不能讓它繼續瘋狂下去,對吧”

    “沒錯,今晚必須除掉它。”卿凰、若桃微微頜首,關橫此時道:“我還想再問一下,這瞽目尸獴有沒有同類”

    “應該沒有,是這種惡毒嗜血的異獸,似乎沒有兩只以上出現的傳聞,我覺得只有一只。”

    九宮鳥急忙說:“再者,把我驅趕出古洞的家伙,也只是單獨一只,它能夠驅使、當做幫手的,只有那些妖獸活尸而已。”

    “那就妥了,只要沒有同類就行。”關橫說道:“這樣的話,除去此獠和所有尸獸,便萬事大吉了。”

    他繼續問:“古洞在哪里咱們現在就可以去了。”

    “呃,麻煩諸位暫時幫我照顧小兒,我在前方帶路,請”話音甫落之時,九宮鳥倏地振翅騰空,向東北方飛去,關橫對花鶄使了個眼色:“你去跟著它,要是遇到危險也好幫手。”

    “咕咕、咕咕”玄翎花鶄一聲嘶鳴,立刻也跟著飛去,關橫接著道:“走,咱們也出發吧。”

    另一邊,古桑女和云小飄、沙鱟,被整群鉆出密林的妖獸活尸團團圍住,云小飄見狀有些緊張,她低聲道:“該怎么辦是在這邊硬拼硬打,還是殺出重圍撤退”

    “這個嘛”古桑女現在也有些為難,和大家行動時,拿主意的事情一向都是關橫、卿凰她們來辦,自己只要跟著一起做就行了,這回輪到自己動腦子,難免有些手忙腳亂。

    “嗷嗚”就在二女都開始猶豫的一剎那,左邊有只按捺不住兇心大發的尸獸嘶聲狂吼,倏地撲將過來,揮起利爪猛襲古桑女。

    “吱吱”旁邊的單眼沙鱟見狀,在嘶鳴聲響起的同時猛然撞了過去,“砰”二者甫一碰觸,沙鱟力量爆發,頓時將對方撞出數丈之遙。

    “咣當”對方身軀狠狠碰在巖石上導致四分五裂,這一下,古桑女和云小飄同時清醒過來:“沙鱟都動手了,我們還等什么上吧,打了再說”

    “嗖嗖嗖啪啪啪”說時遲,那時快,靈根挾風破土而出,狠狠抽擊附近圍攏過來的尸獸,打得這群家伙翻滾嚎叫。

    “噌”一只獨角兇蜥晃得腦袋疾竄上前,云小飄倏地一抖手,“啪”控制的水柱頓時應聲打在對方臉上。

    “嗷嗚”此獸怒吼一聲,正覺得沒受什么傷害時,想要把蒙住雙眼的水抖掉。“嗖”卻沒料到沙鱟從旁邊急掠而至,“嗤啦”鋒利甲殼邊緣蹭過它的脖頸,兇蜥一顆大好顱首立刻飛向半空。

    “嗚嗚嗚”她們的抵抗越是兇悍,越是激起周圍群獸的兇戾,對方嘴里不斷發出咆哮,猶如層層巨浪急襲而來,古桑女和云小飄、沙鱟就是再厲害,也支撐不了多久了。

    “糟糕,要是照這樣下去,大家可就完蛋了,怎么辦”古桑女心中暗暗叫苦,可就在下一刻,斜刺里倏地竄來兩只亮出獠牙的巨蟲,狠狠咬住了她面前的靈根:“咔嚓、咔嚓”

    “呃”靈根受損,古桑女也同時感到劇烈疼痛,氣得她揮舞木神杖就敲了過去:“滾滾滾”

    “砰砰砰”木神杖瞬息打在一只妖蟲眼睛上,對方眼球砰然爆碎,攻勢稍緩,可是另一只妖蟲卻縱身急撲而上,眼看就要張嘴咬住古桑女的手腕了。

    “嗖嗖嗖唰唰唰”千鈞一發之際勁風驟起,不遠處陡忽竄來無數金線,順勢纏住那只撲向她的妖蟲,就只是稍一用力,“噗嗤”登時把妖蟲軀體勒成數截。

    “古桑女,你可真是會惹麻煩”獵獬的聲音赫然在附近響起,古桑女和云小飄齊聲叫道:“抱怨責備的話等會再說,趕緊幫忙啊。”

    “知道了。”獵獬滿不在乎的答應一聲,霎時間釋放出千百條金線,把周圍數十只尸獸軀體、脖頸齊刷刷匝住,它隨即問道:“要活的還是要死的”

    “廢話,這種腌臜東西,誰會要活的”云小飄沒好氣的說:“趕緊的,全都弄死”

    “了解,看我的”

    “咯剌剌噗嗤嗤”獵獬控制金線瞬間發勁運力,立時就把抓住的尸獸一一扼斃,隨即釋放原火之力將其焚燒殆盡。

    “辦妥了,看見沒有輕松之至。”獵獬此刻開口道:“所以說,你們出來帶著沙鱟那個小東西有什么用倒不如讓獬爺我跟著更安全。”

    “喂,你是什么時候發現我們出來的”聽到古桑女詢問,獵獬回答:“就是你們看見沙鱟那會,嘿,外面這么多張牙舞爪的活尸,你們的膽子真大,帶著它就敢往外跑”

    “喂,別光顧著聊天了,咱們能不能撤到離宮圍墻附近此處距那里有上百丈,再被尸獸圍住還會有麻煩。”云小飄比較謹慎,所以才會這么說。

    古桑女和沙鱟、獵獬自然沒有意見,大家馬上就向那邊走去,可就在這個時候,大家身后不遠卻出現了數道黑影,那些是奉了控制活尸的怪物瞽目尸獴前來監視離宮的群獸頭目。

    見到自己死了數十個同類,這幾個家伙忍不住勃然大怒,已經把尸獴的監視命令拋到九霄云外了,下一刻,其中某個家伙嘶聲狂嚎:“嗷嗚嗚嗚”

    這吼叫聲就像是大將指揮千軍萬馬的號令,聞聽此聲,四周圍的蒿草內、灌木叢涌出無數大大小小的尸獸黑影。

    “呃”大家見了以后,無不為之愕然。

    “嘿,這下可糟了,八成是你們剛才主動挑釁尸獸的緣故,這群家伙有可能直接發動群體進攻,古桑女,你倆和沙鱟趕緊進去通知汪桐他們。”獵獬此刻沉聲叫道:“我要在這里抵擋一陣。”

    “好吧。”心中唯恐自己已經闖下大禍,二女只好迅速沖回了離宮內。

    “嗷嗷、嗷嗚”

    “嗚嚕嚕”霎時間,迎面傳來了犟駝低吼,還有戎宣尸馬的響鼻聲音。

    “呃,你們來得正好,外面兇獸臨門,正要大家過去幫忙”古桑女剛說到這里,汪桐和黃藤就匆匆從房間里跑了出來,他們不約而同說道:“云大姐,可找到你了,跟我們走吧。”

    云小飄問:“什么事”

    “是無鱗角蜥,它又開始肚子疼了,黃兄說,可能是還有蜥蜴蛋沒有生出來,所以咱們三個得去照顧一下。”聞聽此言,云小飄立刻說道:“好好,趕緊過去吧。”

    “但是”她突然想到還有妖獸活尸來襲的事情沒說出來,于是就要開口。

    不過古桑女馬上拉著云小飄的手搖了搖頭,意思是說,不能再讓對方分神了,她故意大聲說道:“云大姐,獵獬說的那些都是小事,有我們來解決就行了,你快去幫忙吧。”

    “古桑妹你、你們能行嗎”云小飄此時有些憂心,不過古桑女卻說:“沒問題,獵獬、尸馬、犟駝、沙鱟、狌狌們和巨蜂都在,相信我們,可以處理的,實在不行,我再找你幫忙。”

    “是啊是啊,咱們趕緊去照顧角蜥吧。”汪桐此刻火急火燎的,完全沒留意古桑女和云小飄表情不對,對方只好先跟著他向房間那邊走去。

    “好,現在就是咱們發揮作用的時候了。”古桑女剛說到這里,腦中突然靈光一閃:“對了,差點把那個忘了,關橫說過,如果離宮這邊出現問題,可以用那個幫忙。”

    “大家等等,我想先去一趟關橫的房間。”說罷,她拔腿就往關橫的房間跑去。

    “吱呀、咣當”火急火燎的推開門,古桑女把里面翻了個底兒朝天,終于在床榻附近找到了那個東西,她臉上泛起一絲笑意:“嘿嘿,有了你,就可以好好收拾那群尸獸了。”

    與此同時,在九宮鳥的引路下,關橫他們來到了樹林盡頭一座巨大的巖洞近前。

    “唰啦”九宮鳥和花鶄抿翅收翎落了下來,它說道:“諸位,就是這里了。”

    “好,咱們就進去瞧瞧。”若桃倒是滿不在乎的樣子,拔腿就往里面走,卿凰剛要跟隨,卻發現關橫瞧著巖洞入口旁邊一塊石碑凝神不語,便低聲問道:“怎么了”

    “這石碑上,有一種不可磨滅的痕跡。”言到此處,關橫稍一停頓,他沉聲道:“很像我的老對手萬魘邪王的氣息,不過,這附近卻沒有一絲邪氣存在,實在是很奇怪。”

    “該不會是你的錯覺吧”卿凰嘀咕道:“萬魘邪王已死,這世間應該不會再有他的痕跡遺留下來才對。”

    “希望如此。”關橫雖然這么說,心里卻泛起些許不祥預感,此刻,九宮鳥招呼他倆前行,于是二人暫時把這件事按住不提,向前走去。

    “這個巖洞十分巨大,共有上、中、下三層,雖說常年居住在這里,除了中間這層的窩巢以外,我不經常去別的地方走動,故此有很多區域也不熟悉。”

    一邊走,九宮鳥一邊解釋道:“我這幼雛需要服用的赤晶之髓,就在石洞地下那一層的盡頭。”

    “嗯,那好,我看你這小寶寶的血癥很嚴重,還是先去找赤晶之髓為它解除痛苦吧。”

    “同意。”聽了卿凰的話,若桃當然舉雙手贊成,就在這時,關橫發現了老猴和花鶄都有些急躁,開始東張西望,不知它們在找些什么。

    九宮鳥也發現了這種情形,于是解釋說道:“巖洞內的石頭和外面的不太一樣,會散發出一種古怪的氣息,據說對人類沒什么影響,可是妖獸、妖禽嗅到以后,會生出不安的情緒。”

    “可你怎么沒事”看見若桃產生疑惑,九宮鳥說:“我在這里居住了不知道幾百年了,這種程度早就習慣,故此不受影響,但是我知道要怎么幫它們驅除這種不適感,稍微接觸一些清涼之物就行了。”

    “這個容易。”卿凰說著,用些許寒氣罩住老猴和花鶄,數息間,它們果然緩緩恢復了平靜。

    “嗯,大家走等等”關橫突然低聲問道:“這巨大古洞內,還有沒有活尸存在”

    “沒有”九宮鳥很肯定的說道:“根據我近期的觀察,那只瞽目尸獴很古怪,把此處當成只有自己可以進入的禁地,任何尸獸不經允許,絕不可能來到這里,所以我才放心領著大家進來的。”

    “如果是像你說的這樣,我估計尸獴改規矩了”此言甫一出口,關橫翻腕疾轉,“唰”掌中虹云劍倏地釘進地面,緊接著猛力抽了出來。

    “嗤”大股腥臭撲鼻的尸毒漿液瞬息挾風疾噴而出,霎時濺滿了附近的石壁。

    “唧唧唧”慘叫聲從土內突兀響起,緊接著,一只前額長滿芒刺的蛆蟲就竄出土內。

    “撲通”身長五尺的蟲子撲倒在地,軀體泛起陣陣抽搐,緊接著便聲息皆無了。

    “這是刺顱尸蛆,是尸獴主要的食物,怪了”九宮鳥此刻低聲道:“就連這些蟲子,平常都是不敢接近古洞的,為何今晚會出現呢”

    “也許注定今晚這里會很不平靜吧。”關橫似乎也感到了這個地方妖雰彌漫,總有些說不出的怪異。

    “嘰嘰、嘰嘰。”此時此刻,白眉老猴看到絕氣的尸蛆迅速融化成一灘黑水,奇怪的叫了兩聲,若桃隨即道:“喂,你可千萬別去碰那些臟東西,小心中毒。”

    她的話音方落,老猴頓時故作夸張,怪叫著退后好幾步,還用爪子擋住了臉。

    “哈哈哈”若桃大笑數聲,覺得心中悶氣舒展了不少,卿凰此刻說道:“小點聲,萬一要是驚動了此處的怪物呢”

    “驚動這有什么打緊,就怕那家伙不出現。”若桃笑著摁住兵刃握柄說道:“咱這吞雷刃早就饑渴難耐了,來一個我剁一個,來兩個,我砍一雙。”

    說到這里,若桃身上還隱隱散發出殺氣,卿凰抱著的九宮幼雛最是敏感,登時嚇得全身哆嗦,啾啾叫了兩聲。

    “哎呦,對不起、對不起,姐姐不是有意的。”原本想放兩句豪言壯語,卻沒料到先唬住了小家伙,若桃尷尬的笑了笑。

    九宮鳥卻在旁邊滿不在乎的說道:“沒關系,孩子要是不曾經過威壓震懾,以后膽子會更小,這是一種很好的鍛煉方式,我們一族經常把幼雛放在兇獸出沒的地方,就是為了讓它們習慣聽到獸吼聲,不會害怕。”

    “呵呵呵,若桃的殺氣,可比野獸要厲害十倍,啊不,也許是百倍還有多呢。”關橫此刻壞笑道:“大家說對不對”

    “嘰嘰、嘰嘰。”

    “咕咕”聽了他的話,老猴和花鶄居然連連點頭,以示附和贊同。

    “喂,你們三個,不要太過分了”若桃看見這些家伙開自己的玩笑,頓時想擼胳膊挽袖子,走上前發作教訓對方:“老猴、花鶄,是不是皮癢”

    “咳咳。”卿凰此刻清了清嗓子,又指了指自己懷里眨動好奇大眼睛的雛鳥,那意思是告訴若桃,別在小家伙面前如此粗魯,免得再次嚇到它。

    “哦,我曉得了。”若桃狠狠瞪了關橫他們一眼,可對方不是哼著不知名小調,就是左顧右盼,全都裝作沒瞧見的樣子。

    “真是幾個活寶,你們就不能正經一點嗎”卿凰嘆了口氣,隨即對九宮鳥言道:“抱歉,讓你看笑話了,真是拿他們沒辦法。”

    “沒事沒事,我和孩子獨自生活在這里,平常連個多余說話的同伴都沒有,也顯得很寂寞。”

    九宮鳥歪著頭想了想,又說道:“因為這次遭遇尸獴和群獸占據窩巢的事情,讓我有了想遷居異地的打算,也許,我該找一個相對熱鬧點的環境,這樣孩子成長時也不會孤僻了。”

    “有道理。”關橫此時笑著說:“不如搬到祝融離宮內去,那里都是能歡迎你們的好朋友,再者說,距離古洞也不遠,也很安全。”

    聞聽此言,九宮鳥點點頭:“謝謝你的建議,我會考慮的。”

    就這樣,大家說著聊著,腳下不停,很快就到了一個黑漆漆的洞口。

    “從這里往左,就是我原來的窩巢,進到這個入口往下,便是地底的一層了,有大量赤晶之髓的池子,也在那里的盡頭。”

    聽到九宮鳥的話,關橫對卿凰她們點點頭,自己便和老猴走在了前面。

    他頭也不回的問道:“說了半天,你談起的那個能治療幼雛血癥的赤晶之髓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這個嘛,此物的具體成分以及來歷,我也不是很清楚。”

    九宮鳥解釋道:“聽我的父輩說到過,原來在上古年間,我們遷徙到此處之前,這里存在著一種赤紅晶體,后來不知因為什么緣故,變成了流動的髓液,匯聚在石頭池子里,永遠都不會枯竭。”

    聽它說到這里,關橫和二女互相對望,心中俱都想:“這倒是很稀奇的事情。”

    稍微頓了頓,九宮鳥又繼續言道:“至于此物對血癥的療效,是很久以前,某個先祖在幼年瀕死之時無意中飲用了它,才知道的,這么多年下來,幼雛必須服用赤晶之髓的傳統和習慣也就延續了下來。”

    “哦,是這樣。”關橫聽完之后,心中頗為感慨:“一物降一物,有相生就有相克,此言不虛。”

    “嘰嘰、嘰嘰”

    就在此時,走在前面的白眉老猴陡忽發出示警叫聲,原來是迎面有幾個家伙邁動著沉重步伐疾行而來,大家定睛細瞧,原來是五只有長方形墨綠背殼的巨龜,不過一個個散發濃重的尸氣,身份不言而喻。

    “墨心泥龜就連這種家伙也變成尸獸了”九宮鳥長嘆一聲:“唉,它們原來就生活在洞外的沼澤泥潭內,與世無爭,現在卻變成這副模樣。”

    “墨心泥龜現在已經不是真正的活物,而是行尸走肉。”關橫沉聲道:“為今之計,只能送它們上路,免得繼續害人害己。”

    “阿橫說的是,盡早動手,老猴,上”卿凰信手一晃掌中蓮花奇刃,大股寒氣疾涌而去,“呼呼呼嗖嗖嗖”幾只泥龜頓時被凍住了軀體四肢,在原地動彈不得。

    “嘰嘰嘰”說時遲,那時快,低吼的老猴倏地欺身落在對方近前,揮起拳頭猛揍。

    “砰砰砰咣咣咣”暴響聲此起彼伏接連不斷,頓時有兩只墨心泥龜軀體砰然爆碎,死在當場,可就在轉瞬間,另外三只泥龜倏地昂首嚎叫,砰然對撞在了一起。

    “咯剌剌”

    經過碰擊,凍住的身軀四肢的冰層竟然應聲粉碎,卿凰和老猴都沒想到對方竟然會用著這種“怪招”為自己脫困。

    “呵呵呵,這些泥龜雖然變成活尸,卻還會動腦子”若桃此刻輕笑道:“真是了不起。”

    “別看熱鬧了,還不趕緊上去幫忙”關橫的話音甫落,已然拔身似電疾掠而去。

    “唰唰唰當當當”接連三劍疾出如風,正中一只泥龜眉心、頸嗓和左眼,“噗”最后一擊透過眼眶直摜入腦,泥龜頓時軟倒在原地。

    “砰砰砰”旁邊的老猴見到機不可失,重拳應聲砸在對方身軀上,“轟”泥龜周身泛起烈焰,頓時把它燒成飛灰齏粉,化為烏有。

    活尸與平常生命體可不一樣,自愈恢復的能力甚是變態,關橫、老猴等和它們動手多次,知道最保險的辦法還是徹底火化對方,此為上上策。

    “嗷嗚、嗷嗚”突然間,負隅頑抗的最后兩只泥龜爆發嘶聲嚎叫,緊接著奮盡全力用四肢狠命踐踏地面,隨著陣陣“咚咚咚”響聲。

    “咦腳下這是”關橫便感到事情不對勁,他立刻出手搭住老猴和卿凰的肩頭:“快往后退”

    “呼呼”卿凰和老猴的身子瞬間被關橫奮力向后擲去,而他自己卻驟感腳下地面瞬間內陷塌落,居然和幾只泥龜同時向深坑里墜去。

    “公子”

    “嘩楞楞”到底還是若桃的反應夠及時,電光火石間,她抖手甩出腕上鎖鏈,不偏不倚匝住了關橫的腳踝。

    “起”低吼聲中,若桃奮力猛拉,登時將他拽到了深坑邊緣。

    可就在下一刻,有只下墜的泥龜故意要拉關橫做墊背,張嘴就向他咬了過來。

    “滾”“嘭”說時遲,那時快,關橫飛腳一踹,順勢在對方頭頂借力,不但把泥龜蹬了下去,自己也趁機落在了平地。

    “呼,好險。”他長舒了一口氣說道:“這些該死的泥龜,真是太缺德了,不用說,深坑也是它們挖的陷阱。”

    “這話倒是不錯,墨心泥龜可以吐出漆黑黏液,融化地面使其變軟,挖土掘洞的速度極快。”

    九宮鳥此時說道:“這里距離赤晶之髓的池子還有一段路,可是要越過這么寬的深坑,還不如另走岔路,大家跟我來吧。”

    幾個人心中暗罵泥龜搗鬼,也無可奈何,只好跟著對方向前方拐角繞行而去。

    另一邊,古桑女在關橫房間里找到了自己要的東西,便帶著犟駝、尸馬、沙鱟出門,恰在此時,迎面飛來了巨蜂和四只狌狌。

    “喂,你們來得正好。”古桑女急忙說道:“狌狌們繼續在離宮周圍巡邏,巨蜂,你跟我來,現在使用到咱們的時候了。”

    她的話甫一出口,巨蜂立刻緊隨其后,古桑女很快就帶著大家來到了圍墻附近。

    “砰砰砰轟轟轟”下個瞬間,外面已經隱隱傳來打斗聲響,看來是獵獬和對方動上手了。

    “走”

    “唰唰唰”隨著她的呼喊,數條靈根驟忽從土內竄出,卷住尸馬、犟駝和沙鱟,大家轉瞬就來到了外面。

    “喂,古桑女,我叫你喊過來的人了”看到只有她和犟駝這群家伙出現,獵獬有些埋怨道:“沒看我這里已經手忙腳亂了嗎就這么幾個幫手,能頂什么用”

    “汪大哥、黃大哥和云姐姐在給角蜥接生,暫時抽不出空來。”古桑女說道:“不過有咱們也就夠了,我還帶了個幫手來呢。”

    “是誰”聞聽此言,獵獬有些納悶,對方呵呵一笑,從懷里取出某個東西:“喏,就是它了。”

    原來古桑女掌中攥的,是不久前吸收了噬龍兇獸之魂的鎮守俑,此時先給獵獬看了一眼,而后她就迫不及待的把此物扔了出去,還隨口喊道:“去,把這些尸獸全部砸扁、燒成了飛灰。”

    “呼”說時遲,那時快,巴掌大的鎮守俑挾風直飛,最后啪嗒一聲落在了大群妖獸活尸正中間,可是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呃怎么回事,鎮守俑不靈了”

    聽到古桑女傻乎乎自言自語,獵獬氣得七竅生煙,隨即大罵道:“你這沒腦子的笨丫頭,激活鎮守俑,需要先給它灌注火靈氣,就這么直接扔出去,你以為它真是用來砸人的石頭”

    “哎呦”聞聽此言,古桑女尖叫一聲:“我也沒見到關橫究竟如何激活它,不賴我、不賴我。”

    “你現在狡辯也沒用,還是想想如何把人俑奪回來吧。”獵獬剛說到這里,數丈外有只尸化矮腳象猛地沖上前,用大腳狠狠踩在了落地的鎮守俑上面,硬生生把它碾進了土里。

    “鎮守俑”見此情景,獵獬和古桑女登時瞠目結舌,后者喃喃自語道:“完了完了,這可是關橫的東西,弄壞了的話,他肯定會打死我。”

    “笨蛋你清醒一點吧,現在可不是說那些事情的時候。”獵獬急忙叫道:“鎮守俑的外殼構造結實得很,就算被千斤重物壓進土內也不一定損壞,還不趕緊把它搶回來”

    “呃,是是是”古桑女此刻哭喪著臉說:“我當真是自討苦吃。”

    “吱吱吱”

    “嗷嗚、嗷嗚”沙鱟、犟駝和尸馬齊聲尖嘯,表示愿意幫忙搶回敵陣中的人俑,古桑女這才稍感安慰,嗚咽著道:“謝謝大家。”

    說罷,她就要邁步往前沖,獵獬急忙吼道:“等等,你是真糊涂還是假沒腦趕緊變小一點,騎著巨蜂過去呀。”

    此言甫一出口,古桑女如夢方醒,立刻打個呼哨喚過巨蜂,“唰唰唰”霎時間,她的靈體縮小,倏地翻身騎上了蜂背,嘴里還叫道:“大家跟我沖啊”

    “噌噌噌”電光火石間疾奔蹄聲此起彼伏,尸馬、犟駝雙雙疾竄而去,瞬息間殺到對方近前,十余只嘶吼咆哮的妖獸活尸瘋狂迎上。

    就只聽尸馬周圍呼呼響起勁風,大股黑幕霎時籠罩住了這些尸獸,原來是整片玄磁黑沙順勢將對方軀體裹住,就只聽“咯剌剌”骨裂聲響傳遍了附近每個角落。

    “砰啪、砰啪”纏裹住尸獸以后,黑沙急速旋擰,那些家伙紛紛應聲爆成黃霧,就在此時,沙鱟、犟駝也在一左一右打翻了十幾只竄躍過來的狂獸。

    可是遠處的獵獬看到包圍它們的家伙越來越多,不由得有些焦急,它此刻可是騰不出手來,因為已經有不少妖獸活尸朝著離宮圍墻這邊沖來,獵獬需要拿出全副的精力阻擋對方

    “古桑女,拿回人俑就只能靠你自己來擺平了,畢竟這是你惹的禍,別怪獬爺不出手。”它心中默默替對方禱告了一句,立刻開始對付面前的群敵了。

    “嗖嗖嗖”巨蜂在空中不斷回旋徘徊,帶著古桑女尋找人俑的蹤跡。

    無奈月光昏暗,再加上下方的群獸因為惡斗亂成了一團,她只覺得自己的眼都花了,嘴里不住念叨:“鎮守俑,對不起,等找到你之后,我一定認真道歉。”

    “吱吱吱”就在這一刻,附近的單眼沙鱟陡忽發出尖嘯,原來是和一只尸化矮腳象開始硬撼,雙方屢次對碰,打得“咣當”作響,有幾次矮腳象都想撤身而走,可沙鱟硬是不肯放過對方。

    “奇怪。”古桑女心中納悶:“沙鱟為什么死盯著它呢”

    可就在瞬間,她腦中陡忽靈光一閃:“對了,剛才把人俑踩進土里的,就是這矮腳象難道說”

    想到這里,古桑女立刻尖聲叫道:“巨蜂,快,飛到距離沙鱟近一點的地方,我要仔細瞧瞧。”

    “嗡嗡嗡”電光火石間,巨蜂振翅疾飆,倏地來到低空位置。

    “呃在那里”離近了細瞧,古桑女頓時發現矮腳象嘴里叼著一物,正是可憐兮兮、沾滿稀泥的鎮守俑,她馬上急紅了眼,隨即大吼道:“上,不要放過這個家伙,救回鎮守俑。”

    “唰嗤嗤嗤”勁風陡起,巨蜂立時急沖上前,用自己兩片巨顎瞬間鉗住矮腳象前額,順勢一撕一扯,“嗤啦”這家伙雖說已經尸化,血肉也不算結實,居然被拽下半邊頭皮。

    “嗷嗚”受創之后,慘叫的矮腳象不住搖晃頭顱,腦殼內的尸毒漿液飆竄噴濺,自然也就張嘴松開了叼住的鎮守俑。

    “啪嗒”人俑墜地的瞬間,就已經被單眼沙鱟咬住,古桑女登時揮手大嚷:“帶著它,打地洞快跑,跑啊啊啊”

    聽見她的聲音,沙鱟不敢怠慢,頓時在原地疾旋掘土,眨眼工夫飛沙走石揚塵飆飛,它已經鉆洞遁走。

    “尸馬、犟駝,快撤”

    古桑女喊出這一聲,頓時揮舞掌中木神杖散發大股靈氣,就只聽群獸面前的土內竄出數十條靈根,不斷抽擊對方,阻攔它們的行動,借此機會,犟駝尸馬飛奔疾竄,朝著圍墻那邊跑去。

    但是古桑女此刻卻感到陣陣劇痛襲身,忍不住嘶聲尖叫:“呃啊啊啊”

    “砰”翻身從巨蜂背上栽落在地,古桑女這才瞧清楚,原來那些尸獸扛住了靈根抽打,一個個瘋狂撲上,張嘴不斷噬咬靈根,疼得她眼冒金星。

    “不好,再不趕緊跑,我可就要完蛋了。”這個念頭剛一泛上心頭,數十條靈根就被妖獸活尸硬生生啃倒,不斷咔嚓斷折,古桑女頓時渾身無力,撲通一下坐倒在原地,已經再也無力逃走了。

    “吼”說時遲,那時快,有幾只無名狂獸咆哮著飛撲過來,張嘴就咬。

    “嗡嗡嗡”電光火石間,巨蜂舍身沖上前去,“呼砰砰砰”噴吐而出的鬼王珠頓時穿透三只尸獸身軀,緊接著它的尾蟄針在另外一個家伙前額連搠十余次,對方登時撲倒在地。

    雖然巨蜂此時表現的驍勇無比,可是寡不敵眾的頹勢依然越來越嚴重。

    “嗷嗚嗷嗚”就在這一刻,剛才殺出重圍的尸馬和犟駝再次吼叫著飛奔回來,雖然古桑女讓它們逃走,可放棄同伴絕對不是它們想做的事情,故而重返戰場。

    “砰砰砰”犟駝的蹄子挾風狂落迅疾如雨,接二連三踹在面前試圖想撲倒自己的敵手身上,那家伙猝不及防之下,呼的一聲倒飛了出去。

    “呼呼呼”風聲驟響,尸馬的玄磁黑沙倏地裹住兩只兇獸,“砰”下一刻使其應聲對碰,腦殼迸碎癱軟在地。

    戰況此時愈演愈烈,但是大家逐漸疲憊加身,快要撐不住了。

    “噌”古桑女腳邊的土內陡忽竄出一物,啪嗒落地瞬間,大家才瞧清楚,原來是單眼沙鱟到來。

    剛才沙鱟一時心慌意亂,居然帶著鎮守俑不斷打洞掘土向地底進發,直至延伸十余丈,它才緩過神來,便再次心急火燎回來支援。

    “呼、呼、呼”伸出一只手,古桑女喘著粗氣說道:“快,快把它給我,咱們能否脫困,就指著人俑發威了。”

    另一邊,關橫等人和九宮鳥繞到岔路前往盛滿赤晶之髓池子,不知不覺已經走了半晌。“怎么還沒到”

    一邊走,若桃一邊細心查看卿凰懷里的雛鳥,她繼續道:“這小家伙身上可是越來越燙了,不知道它還能堅持多久。”

    聞聽此言,卿凰微微頜首:“不錯,我也很擔心,但我還能用些許寒氣為它降溫,這法子不可以使用太久,要不然,對雛鳥身體也有害處。”

    “是嗎那可得抓緊時間了。”九宮鳥這時也逐漸急躁了起來,它不停念叨著:“我記得,應該是往左走不對還是往右走”

    “阿橫。”卿凰拽了拽對方的衣袖,隨即低聲問道:“這位該不會是個路癡吧”

    “呃,你別說,還真是說不準。”一想到有這種可能,關橫額頭上都冒汗了:“跟著它走,會不會把咱們帶到什么溝里去”

    “嘰嘰嘰、嘰嘰”

    “咕咕、呱咕。”好在這時老猴和花鶄發出叫聲,引領大家迅速走到了一片石壁面前。

    “這里不是個死路嗎”若桃沒好氣的嘀咕了一句,而后瞪著老猴說道:“你是不是又在戲耍大家”

    “嗚嘰嘰”聽了她的話,老猴氣得跳腳尖叫,馬上就做了一個用耳朵貼在石壁上聆聽動靜的姿勢,關橫見狀點點頭:“好,我來試試。”

    說著,他就把耳朵緊貼在石壁上,數息間,關橫緊皺的雙眉就緩緩散開了,而后對大家說道:“這石壁后面有動靜,似乎像是流水聲,或者其他物體涌動的聲音。”

    “我來聽聽。”九宮鳥身為本地土著,此時不能順利帶著大家找到通路,原本就有些赧然尷尬,于是迫不及待的上前嘗試。

    緊接著,它就低呼道:“不錯,好像是赤晶之髓那池子里的動靜,我說怎么如此奇怪,找不到原先記憶中的岔路,估計是不久之前產生的地龍翻身震動塌方,讓土石落下堵住了通路。”

    “嗯,應該就是這樣。”關橫在旁邊抱著肩膀說道:“再加上這條路你平時也沒走過幾回,所以出現變故也不知道。”

    “公子,現在要做的,就是把這石壁直接破壞對吧”若桃此刻把拳頭捏得咔吧作響,聽了她的話,老猴也是頗為亢奮,大有摩拳擦掌之意。

    “好好,你們兩個想主動出手,沒問題,請吧請吧。”關橫說著揮揮手:“來,咱們大家退后一些,免得被誤傷。”

    “對了,我必須提醒你們一句。”九宮鳥退到卿凰身邊時說:“這里的土層非常松軟,如果用力太大,頭頂上都會塌落下來。”

本章網址:http://www.lpozpj.icu/0_193/832078.html
奇書網:www.lpozpj.icu
奇書網手機版:m.i7q8.com
宾利娱乐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