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奇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御鬼者傳奇 > 第1850章 杏樹木靈(第五更爆發)
    關橫的策略從來是打人一巴掌之后,再給一顆甜棗,恩威并施。說

    先是給那“刺頭”無鱗銀鲴一點教訓,而后就是贈予水靈之精,對方的態度果然大為好轉。

    此時此刻,關橫繼續問道:“諸位,其實來到這雒水,我可不是為了別的事,而是因為要尋找、收服一條白龍,現在需要你們提供線索”

    “什么白、白老大的事”聞聽此言,銀鲴嚇得一哆嗦,竟然悄悄的向后退,它嘴里嘀咕道:“嘿嘿,其實我就是一條小魚兒,沒見過什么大世面,關公子,你要問的事情,我、我不知道。”

    “呸,欺軟怕硬的東西,老子真是羞與你為伍”

    這個時候,鋸齒黽蚌氣哼哼的開言道:“沒聽關橫說嗎他是來收服白龍的,咱們大家平時受那家伙的氣還少嗎依我說,知道什么就照實相告,反正我是不想再受欺負了,活的實在太憋屈。”

    裂殼荊棘蟹也在旁邊搭言:“說的也是,銀鲴,你太沒出息了,膽子比陸地上的老鼠還小,虧你還是紫氣水獸。”

    “你、你們說得輕巧,要說恨白老大,我可是比誰都嚴重,但、但我沒膽子對抗它。”

    無鱗銀鲴嘴里繼續嘀咕道:“白老大占了我的老窩,到現在都不肯歸還,這種委屈,你們誰受過”

    “喂,別光顧著自說自話,快說給我聽聽。”聽到關橫詢問,三獸稍一猶豫,這才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都說了出來。

    原來那白龍前一陣子遷居到了雒水這邊,幾只不服氣的紫氣水獸被它打得非死即傷,要不然就是遠遠逃走,其中就包括跑到宿龍河那邊的癩頭龍黿。

    看到無鱗銀鲴在水底挖掘的深邃泥洞坑道縱橫,很適合自己居住,白龍毫不猶豫的把原來的主人銀鲴趕了出來,自己占據了那里。

    關橫此時問道:“這么說,白龍就住在泥洞里那我直接去找它好了。”

    “關橫,不是我瞧不起你,你要是進了那深邃泥洞,估計找不到白龍,自己都出不來了。”

    無鱗銀鲴說道:“那地方是我原先住的,最開始覺得有些窄小,于是我長年累月到處挖掘,已經擴展到方圓十余里的范圍,說實話,連我自己都經常迷路,想出來的時候,只能重新鉆洞。”

    “什么”聞聽此言,關橫不由得扶額苦嘆道:“你特么住的是什么破地方,這么缺德”

    聽了他的話,其余的家伙想笑都不敢出聲,可關橫眼珠一轉,又問道:“那這家伙平常就躲在泥洞里不出來了嗎不吃也不喝”

    “是啊,白龍的食量驚人,進食一次估計就得吃掉百十只水獸,所以吃飽了以后,它通常都在睡覺,幾天也不會出來。”

    荊棘蟹此時嘀咕道:“我們也只能趁這個機會才能出來溜溜了,唉,在自己的地盤還得躲躲藏藏、戰戰兢兢過活,真是憋屈的要命。”

    “看來我們那個老朋友真是惹得雒水群獸怨聲載道。”鑿齒哈哈一笑:“不過現在好了,關橫和我們出現,很快就能把它收拾掉,放心好了。”

    “真的”

    三水獸聞聽此言,差點樂得在水里打滾,可是下一刻,無鱗銀鲴突然想起一件事,急忙開言道:“剛才我們已經說了,白老大現在不會從泥洞里面出來,你進去的話,也未必找得到它,那怎么辦”

    “放心,我在岸上的同伴在準備一種東西,絕對可以把白龍吸引出來。”關橫此時說道:“只是,有些事情還得請你們這些水族幫忙。”

    “這個嘛”說到要對抗白龍,其實這三只水中妖獸都有些發憷猶豫,畢竟自己的命可只有一條。

    萬一惹上兇戾殘暴的白龍發怒,三只紫氣水獸就算是聯手,也打不過對方。

    關橫瞧出了它們有些膽怯,于是笑道:“諸位放心好了,不會讓你們直接出手,因為以你們的實力未必能幫上忙,你們只需要約束其余水族不要靠近我和白龍動手的戰場,順便把誘餌投放在泥洞到岸邊這一帶就可以了。”

    “沒錯,約束水族、投放誘餌,只要做到這兩點,三位就算完成任務了。”猰貐在旁邊說道:“怎么樣,很容易完成吧”

    “呃,這還差不多,我覺得自己能夠勝任。”

    無鱗銀鲴一口答允了下來,黽蚌和荊棘蟹也都齊聲同意,關橫說道:“那大家就商量好了,今天入夜以后動手,我會把誘餌先拿過來,并且派助手盯住這邊的動靜,你們和其余的水族遠遠躲開就行了。”

    “好,就這么辦。”三只水獸說完,各自告辭離去,猰貐、鑿齒、修蛇和封豨此時議論起來:“它們辦事也不知道牢不牢靠,不會出紕漏吧”

    “應該沒問題,常言說得好,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這些家伙也被白龍欺負苦了,自然盼著有人能將其收拾掉。”

    封豨此時說道:“這次對付白龍,一定要盡量把它引出水面,如此一來,白龍的優勢就會消失了。”

    “嘿嘿,這一點我懂。”關橫點了點頭說道:“走吧,會岸上去。”

    與此同時,雒水河畔附近的樹林里。

    “嗡嗡嗡嗡嗡嗡”巨蜂振翅疾飛,載著古桑女在林中不住繞圈徘徊,到了現在,她已經有些玩瘋了。

    “哈哈哈,果然還是樹林里的空氣夠舒爽,雖說和句芒劍在一起不擔心靈氣缺乏,但我還是覺得偶爾散散心也不錯。”說到這里,古桑女拍了拍巨蜂的腦袋:“大蟲子,你說是不是”

    “嗚嗚嗡嗡嗡”巨蜂原本想附和一聲,不過意識到不能再這么摸魚了,于是赫然在空中剎住身形。

    “哎呦,小心。”猝不及防之下,古桑女險些從蜂背栽到地上,她抱緊對方說道:“你怎么了”

    “嗡嗡嗡、嗡嗡”巨蜂叫聲的意思很明顯,那是在說,主人叫咱們來找釀酒樹果,可不是讓你在此享受散心的。

    聞聽此聲,古桑女這才不好意思的摸摸頭說道:“呵呵,你不說的話,我都給忘了,不過咱們找了半天,也沒有收獲呀。”

    說到這里,古桑女朝著左右看了看,她繼續道:“不如這樣,在樹林里多玩一會,回去告訴關橫和卿凰她們,就說沒找到樹果,你看怎么樣”

    “嗡嗡嗡、嗡嗡嗡”聽了她說的話,巨蜂可不樂意了,魂影劇烈震顫的同時,險些把古桑女摔下去,她只好哭喪著臉說道:“快停下,是我不對,我再也不敢偷懶摸魚了,咱們這就去再找找吧。”

    古桑女一服軟,巨蜂也就不再鬧了,她在此時說道:“不如這樣,我去和樹林里那些高齡古樹的樹靈聊聊,說不定它們能提供啥線索,走吧。”

    數息之后,古桑女找到一棵數人合抱粗細的巨大杏樹,落在對方枝杈上面以后。

    她說道:“怪事,按理說這么老的杏樹,應該已經衍生樹靈了才對,為什么我感到它的生命跡象不停衰減,已經要枯死了似的。”

    聽到對方這么說,巨蜂陡忽起飛,自己繞著杏樹連轉了幾圈,倏忽間,它在空中剎住魂影,猛地用尾蟄針在樹身上一戳,“噗嗤”登時將面前一片樹皮挑落。

    “老天這是什么”古桑女在蜂背上定睛細瞧,頓時嚇得魂飛魄散。

    原來杏樹的樹皮內側,都是黑壓壓一片,渾身生滿尖銳硬刺、不斷蠕動的黑蟲子,它們正在大口啃噬樹身,已經弄出了一個方圓數尺的巨大窟窿。

    不過蟲子們都是順著樹皮縫隙鉆到內側,從外表看誰也察覺不出來,古桑女見狀尖叫道:“不好,快把蟲子消滅,否則杏樹就要遭殃了。”

    “嗡嗡嗡”說時遲,那時快,尖銳嘶鳴的巨蜂立刻朝著那些啃樹黑蟲疾噴毒霧:“呼哧”

    這鬼毒霧氣犀利無比,登時讓數十只蟲子哀嚎慘叫紛紛墜地,可就在下一刻,尖叫聲赫然響起:“救、救我呀”

    古桑女和巨蜂向上一看,有只巨大黑蟲扇動著啪嗒作響的翅膀,驟忽鉆出杏樹的樹冠,原來這家伙始終隱身在樹杈之間,自己三對毛茸茸的節足還抓住了一個掙扎之物。

    那個被蟲子擒拿的,是個身穿淡黃裙子、看外貌約在七、八歲的女孩,她嘶聲叫道:“姐姐救命,我是這棵杏樹的木靈”

    “啪咯吱吱”聽見杏樹木靈掙扎亂叫,巨大黑蟲登時收緊困住她的節足,疼得木靈發出凄厲哀嚎:“呃啊啊啊好疼啊”

    “壞蟲子,快放開她”古桑女一邊叫嚷,一邊對巨蜂說道:“沖沖沖,給這家伙一點教訓。”

    “噌噌噌呼”聞聽此言,巨蜂也認為刻不容緩,霎時間急速飆飛朝著黑蟲就飛了過去。

    “當當當”兩只蟲子的鋒刃似的大顎瞬間對碰十余擊,俱都震得倒掠開來,實力似乎不分上下。

    巨蜂剛剛進階紫氣,對方也是一方紫氣蟲王之類的存在,要認真打起來,短時間內難分勝負,可被擒住的杏樹木靈卻等不得那么長時間,因為她已經被困住多時了,還受了不輕的傷。

    “可惡,你這個大壞蛋,快放開她呀”古桑女現在才恨自己為什么不會打架,空有一身紫氣境界的靈力卻不知如何運用,要不然早就幫助巨蜂揍這只蟲子了。

    情急之下,古桑女在蜂背上縱身一躍,“呼啪”不偏不倚正落在黑蟲背部,而后狠命揮拳擊打對方的翅膀:“砰砰砰、啪啪啪”

    雖然不會施展靈氣給對方致命打擊,但古桑女這拳頭也不輕,頓時打折了黑蟲半邊翅膀:“咔嚓、噗嗤”

    “嘰嘰嘰”正在和巨蜂纏斗的黑蟲萬萬沒想到自己吃了悶虧,頓時慘叫著向地面墜去。

    “砰”黑蟲重重摔落在地,古桑女被彈飛老遠,被蟲子節足匝住不不放的杏樹木靈也疼得哎呦直叫,說時遲,那時快,巨蜂挾裹威猛落勢而來,用尾蟄針照準黑蟲的面門就是一刺:“嗤”

    這一擊要是能把鬼毒送入強敵軀體內部,就可以立刻要了它的命,只可惜黑蟲在千鈞一發之際突然抬頭,“當”自己的嘴邊大顎和尾蟄針狠狠撞在一處,幫它堪堪避過了死劫。

    “可惜。”古桑女剛說到這里,天空中赫然傳來啪嗒啪嗒巨大翅膀扇動的聲音,她抬頭細瞧,一只翼展數丈、面相兇惡的妖鷲倏地疾落而下,利爪疾伸,“噗嗤”正好扣住黑蟲軀體。

    這妖鷲來的真是時候,它覷準黑蟲翅膀斷折,無法逃竄的機會,出手一擊將其擒拿,頓時展翅高飛將黑蟲和杏樹木靈帶到了半空中。

    “姐姐,救我”杏樹木靈的尖叫聲霎時間傳遍樹林的每個角落,古桑女氣得翻身躍起,抄起一塊石頭擲向妖鷲:“壞鳥,把木靈留下”

    “呼啪”這石頭好歹也是紫氣木靈古桑女認出來的,頓時打得妖鷲腦殼飆紅,這家伙哀號一聲,立刻目綻兇芒勃然大怒。

    “呱”一聲惱怒嘶鳴,妖鷲登時再次俯沖而下,朝著古桑女就撲了過來。

    “嗡嗡嗡”巨蜂雖然距離古桑女數丈之遙,可還是奮力疾掠前去救護。不過還有更快的

    “嗤”一支破空勁矢驟然疾飆而至,不偏不倚釘中妖鷲利爪,這家伙踝骨中箭吃疼,登時將抓住的瀕死黑蟲扔在地上,說時遲,那時快,巨蜂魂影也在瞬間飛來,尾蟄針猛地戳中妖鷲脖頸:“噗”

    “呱嘎嘎嘎”這妖鷲劇痛襲遍全身,倏然爆發全身紫氣,砰的一聲震飛巨蜂魂影,自己倉惶振翅騰空,向著西北方向逃了。

    “哼,剛才要是同時出兩支箭,你就跑不了啦。”聲音的主人此時邁著大步從遠處疾奔而來,古桑女看到他之后大喜過望:“關橫,你怎么來了”

    “還不是因為你去了太久沒回來,我這才來看看。”關橫一邊回答,一邊走到黑蟲面前,照準對方腦殼就是一腳:“啪”

    那蟲子哼都沒哼一聲,就此斃命,寒光迭現疾閃,句芒劍立刻削斷幾條節足,那杏樹木靈慌忙滾了出來,朝著關橫匍匐便拜:“小的雒水杏樹木靈,參、參見神使大人。”

    關橫笑著還劍入鞘:“起來吧,不必多禮。”

    關橫此時說道:“我還納悶,你是怎么認識我的,原來是瞧見了句芒劍,不過事也湊巧,因為古桑女一直沒從樹林出來,我過來尋找,順便才幫了一把而已。”

    “是的是的,多謝神使救命。”那木靈幻化的黃裙小女孩爬起身撣了撣土,而后又對古桑女說道:“姐姐,也多謝你救了我。”

    “嗨,都是木靈,你客氣什么”古桑女滿不在乎的擺了擺手說道:“妹子,你是怎么被那些惡心的黑蟲纏上的”

    “唉,說起來真是倒霉。”杏樹木靈嘆了一口氣:“說起來,這都要怪剛才逃走那只枯木妖鷲。”

    原來這片樹林原本面積遼闊,又有數不清的奇花異草相襯,是雒水附近出了名的上古密林之一,不過自從一群枯木妖鷲在對面山峰上筑巢以后,就開始禍害這片林子了。

    別的不說,經常有妖鷲在此地的樹上歇腳,把糞便全都留在樹身上,它們的那些排泄物具有極強的腐蝕作用,樹皮只要碰觸到,立刻就會迅速脫落,不管多結實的樹,幾天就會枯萎死去。

    不僅如此,枯木妖鷲還喜歡捕食各種蟲類,為了找到幾只能吃的妖蟲,它們不惜用蠻力直接把樹身撞折,粗魯之極。

    聞聽此言,古桑女氣不打一處來:“怎么還有這種事這些壞鳥太過分了”

    “就是啊,那群妖鷲搬來沒有半個月的時間,已經禍害了這林子里幾百棵樹了。”

    杏樹木靈此刻哭喪著臉說道:“就連我也收到了牽連,那些黑蟲為了躲避妖鷲追殺,硬是咬爛了我的樹皮,藏身在里面,我本來想掙扎一番,卻被黑蟲首領抓了,要不是神使和姐姐,我、我的小命就完了。”

    “好可憐的杏樹妹妹,不要緊,關橫會替你報仇的。”古桑女說到這里,扭頭問道:“關橫,我說的對吧這件事你得管管,你可是木神使者。”

    “當然,不過也別忘了咱們來這里要辦的正事。”聽了她的話,關橫這才從沉思里緩過神來,他開口說道:“你進入樹林這么半天,我要的那些可以釀酒的樹果呢找到沒有”

    “呃糟了個糕,只顧著和巨蜂兜風玩耍,已經給忘了”古桑女苦無遮攔,下意識把實話說了出來。

    “什么忘了”關橫氣得額頭上的青筋亂迸如扭曲蚯蚓,他把后槽牙磨得咯吱吱作響:“你個死丫頭,就知道貪玩,耽誤了我的大事怎么辦”

    “兇神啊不不,關橫,我錯了。”古桑女滿臉惶恐低聲道:“我現在馬上就去找釀酒的樹果。”

    “咦古桑姐姐,你們在找樹果”杏樹木靈突然說道:“我這杏樹上結的果實就可以釀酒,而且香味醇厚后勁十足,附近九嶺妖族的人經常拿去造酒。”

    “是嗎對對對,你這古杏樹的果實一定很好。”古桑女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趕緊對關橫說道:“你看,救了她有好處吧”

    關橫撇了撇嘴說道:“哼,湊巧而已。”

    “呃,不過”杏樹木靈的的話鋒一轉說道:“現在不是掛果的時間,你們必須想辦法幫我催生掛果才行。”關橫摸著下巴問道:“那你說,都需要什么”

    “首先,得有充足濃郁的木靈氣灌注進我的樹身內。”杏樹木靈解釋說:“你們也看見了,我的本體被黑蟲咬的不成樣子,已經元氣大傷,不過些許木靈氣對神使大人來說,肯定不成問題。”

    “呵呵,就算你不拍馬屁,我也會幫你的。”關橫又問:“還有什么,盡管開口吧。”“還有就是需要一些豐沃的土壤,也能恢復我的元氣。”

    木靈繼續道:“如果能找到這些豐沃土壤,埋在我的古樹靈根附近,我也許可以和古桑姐姐一樣邁進紫氣之境,催生果實就更有把握了,不過這個是附加條件,有沒有都無所謂。”

    “豐沃土壤有啊不就是沃壤嗎”關橫倏地一拍巴掌說道:“算你運氣好,我在前一陣剛剛得到了些許后土神的沃壤,就給你一點吧。”

    說著,他扭頭對古桑女和巨蜂說道:“你們回去找吞鬼喵過來,沃壤在它肚子里呢。”

    “好,馬上就去辦。”說著,古桑女騎著巨蜂掠空遠去了。此時此刻,杏樹木靈說道:“神使大人,告訴您一件事,那些九嶺妖族的人經常在我這里摘果釀酒,所以我無意中將方法都記下來了。”

    “那就更好了,我正需要釀酒的法子,你快告訴我。”

    聽到關橫語帶歡喜,木靈也很高興,她繼續說道:“嗯,其中我的杏樹果實是主要原料,再加上雒水,還有對了,還有一個東西,那些人說不但能夠讓酒漿在短短一夜之間釀好,還可以增加酒的后勁,叫什么來著”

    杏樹木靈想了半晌,這才叫道:“記起來啦,是云頭芝,生長在對面山峰峭壁上的云頭芝。”

    “云頭芝是嗎那我現在就去對面,將其采摘下來。”聽了關橫的話,杏樹木靈忙不迭提醒道:“神使大人,您得小心一點,那里可是枯木妖鷲的窩巢所在,它們可是有不少紫氣之境的兇悍同伴。”

    “呵呵呵,你認為我會怕那些鳥嗎該害怕的是它們才對。”稍微一頓,關橫又接著開言道:“你不是說那些妖鷲來此地禍害樹林嗎我正好可以隨手滅了它們,替這林中的樹木植物出一口氣。”

    聞聽此言,木靈大喜過望,立刻躬身施禮:“多謝神使大人。”

    “罷了,你在此處等候古桑女她們,我去去就來。”這句話甫一出口,關橫邁開大步向樹林盡頭的山腳下走去。

    與此同時,樹林邊緣地帶,正有一行三人在瘋狂追殺前面的人。

    “噗”

    “呃”寒光閃爍、慘叫聲同時響起,又有兩個疾竄逃走的妖族人被殺,這下只剩最后一個人倉惶本奔行。

    此人聽到身后腳步逐漸追近,愈發驚怒交加,倏地回身,狂吼著揮舞半截折斷骨刃撲向三個仇人:“老子和你們拼了”

    “哼,不知死活的的東西。”其中一人陡忽晃身迎上:“殺”

    這家伙雙手各自攥住寒光閃爍的短刃,倏忽蹭過對方脖頸和雙腕,“噗噗噗”面前的人頸嗓飆出一股血箭,兩手齊刷刷斷折墜地,絕氣尸身癱倒時兀自瞪大驚懼雙眸,死得奇慘無比

    “哼,這些九嶺妖族的家伙跑得還挺快。”出手滅殺對方的家伙用鞋底蹭了蹭短刃上的血漬,隨即說道:“列驁兄、牛景兄,咱們是不是可以上山了”

    “孫遲,先等等。”那個名叫列驁的家伙身材高壯一臉橫肉,殺氣十足,明顯是個領頭的,他此時對著身旁肥胖的牛景一使眼色,對方點點頭,立刻轉身把路上的幾具死尸都扔進了草窠或是巖石后。

    “嗯,這里畢竟距離九嶺妖族領地太近,不能讓別人注意到這些尸體,以免打草驚蛇。”

    列驁這才面帶滿意微微頜首,他繼續說道:“,否則,咱們也不會在和對方碰巧遇上的時候,還有費勁殺人滅口。”

    “唉,好麻煩呀。”孫遲性格粗暴易怒,最受不了這些細枝末節的繁瑣,他低聲道:“眼看著咱們魘化盟就要攻打九嶺山了,何必如此謹慎,誰要是發現,一并殺了便是。”

    “哼,你說得輕巧。”列驁看著他搖頭:“有多少殺多少你自然是痛快了,可是別忘了,主人吩咐下來的事,才是最重要的。”

    這個時候,一向沉默寡言的牛景忍不住問道:“列兄,主人讓咱們弟兄在此集結,攻打九嶺山,到底是為了什么”

    “走,先上山,我在路上告訴你們。”就這樣,三個人一邊走一邊說,從山腳下的道路一直向峰頂走去。

    “你們知道吧主人有個心思,就是想要控制一只妖龍作為魘化盟的最強戰力,可是如今龍類的妖獸十分罕見,前往龍河灣尋找龍跡的兄弟到現在也沒回信,估計也是白走一趟。”

    列驁低聲道:“但是,最近在這雒水中,也出了一條兇獸白龍,你們知道吧”“知道啊,事情在附近村落都已經傳開了。”

    孫遲哼了一聲說道:“可是誰也沒見過那條白龍,會不會是以訛傳訛”

    “不可能,主人來到九嶺山這邊的時候,親口對我說過,雒水里有一股絕強的邪氣力量,就連他應付起來也會很吃力。”

    列驁說道:“所以才會讓咱們控制兇禽枯木妖鷲,去進攻九嶺山,奪取他們妖族的異寶,借此生擒妖龍,你們明白了嗎”

    他這句話甫一出口,孫遲和牛景在其身后對望一眼,都是面帶幾分驚異。牛景隨即問道:“列兄,你說那群妖鷲對于進攻九嶺妖族部落有大用處,可是一直沒解釋過具體情況,現在可否相告”

    “二位兄弟有所不知,那群妖鷲不是一般的兇禽,對方在之前被主人擒獲的時候,體內灌注了些許邪氣,此時看似沒有異狀,只要咱們三個把自己的本源魔魘釋放出來,立刻就能控制幾十只妖鷲。”

    列驁冷笑道:“告訴你們一件事情,九嶺妖族的家伙擅長控制名叫飛顱的鬼物,但是妖鷲卻可以直接吞噬飛顱魂體,雖然有些兇禽會承受不住體內壓力,爆碎而死,那些飛顱卻也會因此被廢掉。”

    “我明白了,一旦失去飛顱,九嶺妖族那群廢物實力銳減,到時候在我們魘化盟面前就如同待宰羔羊了。”

    孫遲臉上泛起一絲嗜血之色,他低聲道:“這回肯定能殺個痛快了。”

    “放心,九嶺妖族的男女老幼,咱們一個都不會放過。”列驁桀桀怪笑:“這是主人的命令,說不定,到總攻之時,他老人家也會現身督戰呢。”

    “主人也會出現”

    聞聽此言,牛景和孫遲眼中閃爍無盡的崇拜和敬畏之色,似乎“主人”這兩個字在他們腦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這些狂熱的家伙隨時都能夠為自己的主人獻出生命。

    這群瘋狂兇戾之輩既然不在乎自己的命,當然也就不會在乎別人的生死,這才是魘化盟的可怕之處,他們已經不能被稱之為人,已經變成邪魘族的家伙了。

    “前面就是那群枯木妖鷲搭建臨時窩巢的地方,走,隨我去看看。”話音甫落之時,列驁向前疾掠,孫遲、牛景緊隨其后,三個人眨眼間就不見了蹤影。

    數息之后,“唰”的一聲,關橫的身影便從路旁巖石后閃了出來。

    他自言自語道:“真沒想到,魘化盟的爪子伸得夠遠,竟然已經到九嶺妖族這邊來了,嘿嘿,我本來就是要找枯木妖鷲的麻煩,就跟過去看看吧。”

    “呼”話音甫落,他的身影也消失在了原地。“吱吱咕咕咕”此時此刻,又有幾道從半空疾掠而來的禽影劃過天際,低鳴數聲以后便飛遠了。另一邊,峰頂附近的懸崖峭壁。列驁和兩個同伴疾影如電,霎時間落在了附近巖石后。

    “你們看前面。”他伸手指向崖邊:“那里就是妖鷲的窩巢,這群畜生們懵懵懂懂,還不知道自己體內已經被灌注了主人的邪氣,到了需要用到它們的時候,咱們就可以將其控制了。”

    言到此處,稍微一頓,列驁又繼續說道:“今天帶著二位兄弟過來,就是找一只妖鷲,讓你們試著御使對方,這樣的話,總攻九嶺妖族那天才不會手忙腳亂。”

    “有道理,全聽列兄的吩咐。”聞聽此言,牛景和身旁的孫遲俱都點了點頭,他隨即問道:“咱們要怎么試”

    “簡單,先把一只落單的妖鷲引過來,然后如此這般”列驁對著兩個同伴一陣低語叮囑,二人聽著不住點頭。

    “嗤啪嗒。”就在下一刻,牛景抖手扔過去一塊小石頭,頓時引起窩巢里某只打盹兇禽的注意力,那家伙咕咕叫著,“噌”的一聲飛落到巖石附近。

    霎時間,枯木妖鷲看到了三個人頓時想要嘶鳴尖叫,通知同伴,但是孫遲卻獰笑著疾撲上前,“嘭”一把薅住了妖鷲的脖頸。

    這家伙是個已經邪化自身大半、飆升到紫氣的厲害角色,妖鷲僅僅是半紫之境,完全無法掙脫掌控。

    這孫遲出手兔起鶻落一般迅捷無倫,再加上邪氣悄無聲息的控制住了妖鷲的身心,碩大一只兇禽竟然沒有半分掙扎的余地,就被他拽到巖石后面。

    “呱呱”

    妖鷲喉嚨里細不可聞的叫聲,旁邊的列驁伸手倏地扣住它的腦袋,而后把一股邪氣灌注進去,下個瞬間,妖鷲的眼神轉入妖異的赤紅瞳色,老老實實的抿翅收翎,站在了三個魘化盟殺手前面。

    “桀桀桀,成功了。”

    列驁看到自己的邪氣能夠完全控制此禽,立刻得意低笑起來,他隨即說道:“妖鷲,你聽著,等我們開始進攻九嶺山的時候,你要領著所有的兇禽前去助陣,要是有哪只鳥不聽話,立刻釋放自身邪氣控制它的軀體,明白了嗎”

    “咕咕咕”聞聽此言,目光呆滯的妖鷲點了點頭,全無半點拒絕的意思。這只大鷲其實就是整群妖禽的首領,列驁他們把它控制,就等于將一群枯木妖鷲牢牢攥在了掌心。

    “記住,只要聽見我們三人其中任何一個的嘯聲在山下響起,就立刻行動,好了,你先回去吧。”列驁的話甫一出口,大鷲霎時間收斂自身外溢的邪氣,扭身回了自己的窩巢。

    “嘿嘿嘿,列大哥,主人這條計策真妙,利用妖鷲的力量對付九嶺妖族的飛顱。”孫遲此時低聲邪笑道:“可以省去咱們不少麻煩。”

    “可不是嗎這回進攻九嶺妖族,主要是為了族長相柳家的秘寶,雖然主人沒有告知那是個什么東西,不過他老人家吩咐的事,咱們就算拼了這條命,也要完成”

    列驁斬釘截鐵地說完這句話,倏地一揮手:“走,立刻下山,去找咱們的同伴,準備進攻九嶺山的事情。”

    話音甫落之時,三條人影眨眼間朝著山間小道疾奔而去。

    “哼,走遠了”關橫此時從隱蔽之處緩步而出,他心中暗忖:“魘化盟對付九嶺妖族的事情,肯定會在這兩天發生,既然如此,我就要反過來利用他們的妖鷲。”

    “呼”打定了主意,關橫驟忽疾掠上前,縱落到那只被邪氣侵染的大鷲窩巢附近藏好。

    對方臥在窩巢里沒精打采、昏昏欲睡,似乎是受了邪氣的影響,而且,其余的妖鷲在捕獵進食之后,也陸續返回了。

    嘴角上翹,臉上掠過一絲冷笑,關橫自言自語道:“嘿嘿嘿,想利用邪氣控制這群妖鷲對付飛顱好,我就讓你們美夢變為一場空。”

    少時片刻之后,關橫走下峰頂,他心中暗想:“讓獵獬的一道金線分魂盯住這群妖禽的動靜,只要它們行動,我就能知道魘化盟何時進攻九嶺妖族了。”

    懷揣不少“云頭芝”,關橫急匆匆返回了樹林里,此時此刻,古桑女騎著巨蜂、小黑抱著吞鬼喵都已經趕了回來。

    那個杏樹木靈看見關橫跑來,忙不迭問道:“神使大人,那些該死的妖鷲怎么樣了是不是已經被您”

    “不,我決定暫時不去動那些妖鷲,因為它們另有用處。”關橫笑了笑,隨即在木靈耳邊嘀咕了幾句,對方聽了連連點頭:“好好,那我就放心了。”

    “嘿嘿,姐夫。”小黑此時笑著說道:“我們剛才和杏樹木靈聊了一會,她愿意陪著我和古桑女去河邊小屋那邊,大家可以一直玩到你抓住白龍的時候為止,這樣沒問題吧”

    “當然沒問題,咱們還得讓木靈幫助釀酒呢。”關橫說到這里,突然一頓,而后問道:“木靈,你離開自己這棵本體杏樹沒關系嗎”

    “神使大人放心,只要您給我的靈根灌注足夠的木靈氣,我離開此處,在方圓十里之內活動都沒問題。”

    聞聽此言,關橫點了點頭:“嗯,這樣我就放心了,咱們趕緊幫你催生果實,小黑,把吞鬼喵給我。”

    說著,他毫不客氣的攥住了貓兒的背毛,疼得對方“喵嗚”叫了一聲,小黑急忙說道:“姐夫,別這么粗魯好不好,你都抓疼吞吞了。”

    “哈哈,別心疼啊。”關橫笑道:“反正這家伙多半都是裝的,貓兒,快把那塊沃壤吐出來。”

    吞鬼喵被關橫一催,只好張開嘴嘔了兩下,把那小塊沃壤黑土吐在他的掌心。

    “咔嚓。”關橫用二指輕輕一拈,掰下了指甲蓋大小一片沃壤,而后說道:“成了,咱們把它埋在杏樹靈根附近”

    “關橫,你怎么如此小氣”古桑女見此情景有些不樂意了:“這么一點點沃壤,螞蟻都拖得走,能用來做什么多給杏樹妹妹一點好嗎”

    “嗨,這已經不少了。”關橫隨手把剩余沃壤塞回貓兒嘴里,接著俯身把小片黑土埋到了靈根附近,說時遲,那時快,杏樹根部周圍的土地立刻起了顯著變化。

    “呼呼呼唰唰唰”風聲陡起,濃郁的土靈氣息形成渦流,在方圓十丈疾旋而動,不管是杏樹、還是其余植物樹木,都開始吸取養分了。

    “哇,這沃壤好神奇,埋到土里竟然開始讓周圍冒出奇花異草”小黑此時俯身湊到一朵殷紅花朵附近,輕輕嗅了一下,隨即吶吶道:“好香。”

    關橫此時對古桑女說道:“看見了吧那么一丁點沃壤對于土質和植物的影響,已經是普通土行之力的十倍了,如果我留在這里的太多,勢必影響整座樹林植物生長不均衡,有害無益。”

    “唉,我懂了。”古桑女此時對關橫點了點頭,而后挽住杏樹木靈的手說道:“來吧妹妹,咱們到上面去,幫你催生果實。”

    “好嘞。”

    “唰”她們倏地飄上杏樹枝杈,以此同時,古桑女揚起雙手,讓自身大量精純木靈氣息縈繞整棵巨樹,關橫在樹下和嬰白鬼也齊刷刷釋放木靈氣。

    這三股力量頃刻匯聚在一處,讓杏樹的枝杈、樹冠眨眼間布滿了碧綠嫩芽,緊接著,出現的就是一顆顆淡黃小果,被清風一吹,沙沙作響,好一派碩果累累的景象。

    “好啊,果子結出來了。”小黑拍手叫道:“喂,扔下來一顆讓我嘗嘗。”

    “你要吃”聞聽此言的杏樹木靈呵呵笑道:“好,就給你一顆,不過可別后悔。”

    201772第五更,大家好,老沙繼續求訂閱、求月票 o

本章網址:http://www.lpozpj.icu/0_193/831625.html
奇書網:www.lpozpj.icu
奇書網手機版:m.i7q8.com
宾利娱乐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