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奇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御鬼者傳奇 > 第1742章 沼澤之行
    一路上眾人并不多話,用了約莫半個時辰就趕到了平陽城南邊的沼澤。

    “這里的邪氣,真是好重啊。”小黑此時在坐騎上皺眉說道:“看來姐夫你猜得不錯,那個邪氣源頭就在這里。”

    “嗯,卿凰,問問猰貐之魂,這里有沒有鑿齒的蹤跡。”聽了關橫的話,卿凰微微頜首點頭:“好。”

    她伸手輕輕一拍腰帶上的寶石,猰貐之魂登時飄了出來,對方低聲道:“卿凰姑娘,你是不是想問我,鑿齒在此地的訊息”

    看到卿凰點頭,猰貐低聲說道:“確實如此,我估計的沒錯,鑿齒的氣息確實在這里,不過”

    小黑在旁邊嘀咕道:“不過什么你這神獸之魂婆婆媽媽的,一點也不爽快。”

    童言無忌,聽得周圍的若桃和恬琳都忍不住捂嘴偷笑了起來。

    猰貐此刻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它急忙解釋道:“因為我感到鑿齒的氣息在這沼澤里不止一個,大家小心,鑿齒是最擅長御使分身的神獸,只要被它碰觸過的獸類,甚至是植物,都有可能寄宿了鑿齒分魂。”

    “原來是這樣啊。”阿狗摸著下巴說道:“如此詭異的家伙,我可是第一次聽說。”

    “這有什么的”小黑笑著搭言道:“阿狗哥,你是沒去過靈界,那里稀奇古怪的怪物可多得是”

    “咦”沒等小黑說完這句話,她旁邊的若桃立刻向附近的沼澤瞧去。關橫沉聲問道:“若桃,你也發現附近有東西窺視咱們對吧”

    “是的公子。”卿凰、恬琳和阿狗等人也不約而同說道:“我們也注意到了。”

    與此同時,關橫他們四周的沼澤突然響起“咕嘟咕嘟”的聲音,似乎有什么要冒出來似的。

    “不對勁,下馬。”關橫噌的一下從馬背落到了平地,隨即說道:“吞鬼喵、山鼲和象蛇鳥,你們聚攏在這里,看住大家的坐騎。”

    “呱嘎喵嗚嘰嘰嘰”一禽二獸立刻低吼著答應一聲,立刻行動了起來。就在下一刻,阿狗突然揮拳轟向左側沼澤:“在這里”

    “呼嘭”通過唐堯的靈氣傳送,阿狗已臻紫氣之境,這隨手一擊威力已經遠勝從前,登時震得沼澤表面各種腐臭綠苔、爛樹枝四處迸飛疾彈,還有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咣當落在了附近的草窠里。

    “這是”關橫看到此物的第一眼,便暗自吃驚起來。

    這是一截爛樹根似的東西,偏偏周圍縈繞著濃郁邪氣,別看被阿狗的拳勁震出沼澤落地,這家伙就像沒事一樣,唰唰唰突然長出無數胡亂擺動的“毛刺長足”,赫然站了起來。

    “卿凰姑娘,你們要小心一點,這就是鑿齒的分身,我感到對方的表面附著了它的氣息。”

    聽到猰貐的話,卿凰、關橫同時叫道:“好,那就不能讓它跑掉。”

    “噌噌噌”說時遲,那時快,兩道人影倏然疾掠而出直撲“爛樹根”,正是關橫和阿狗,這兩個人存心要較量一下,不約而同說道:“比一比如何”

    “同意”

    “啪嗤嗤”似雪弓、焰絕弓瞬間出箭疾飆,一雙勁矢轉瞬向著爛樹根徑直而去,“咣、噗”這兩支箭幾乎同時沒入樹根怪物的左側和正面,箭鏃鋒矢的疾轉旋勁硬生生絞碎了此物的身軀。

    “哈哈哈,又是平手了。”

    “啪。”二人的手掌互擊一下,關橫大笑道:“下一次,也許贏的人就是我了。”

    “哼,這正是我要說的話。”阿狗此言甫一出口,卿凰、恬琳和若桃便齊聲嚷道:“小心,那家伙好像沒死。”

    聞聽此言,這哥倆才注意到,自己的箭矢剛剛擊中的樹根殘軀竟然在邪氣幫助下迅速重組,關橫倏地把臉一沉,鏘然拽出了虹云劍。

    “哈哈哈,好兄弟別爭先后啦,這個讓給我吧。”阿狗的話音甫落,身形似電縱躍過去,關橫沒好氣的說道:“又讓你搶先了,每次都是這樣,你個打架狂人。”

    “嗨”阿狗好久沒有痛快出手,此時在暴喝聲中,揮動烏竹劍瞬間斬在爛樹根上,“咔嚓、噗嗤”暴現紫氣的鋒芒毫不間歇的將樹根絞碎、繼而化為齏粉飛灰。

    “成功了嗎”阿狗的手下稍一放松,關橫立刻叫道:“小心。”

    “噌噌噌唰唰唰”衣袂破空之聲赫然響起,關橫掠到他身邊,驟忽用暴現原火之勁的左掌呼的拍落,“嘭”從爛樹根齏粉內撲向阿狗面門邪氣一滯即潰,登時被燒成了虛無。

    “這些邪氣無孔不入,狗哥,你可得小心一點。”聽了關橫的話,阿狗哈哈一笑:“好,聽你的。”

    可就在這個時候,二人身處的沼澤地周圍,“咕嘟咕嘟”作響,詭異氣泡頻繁出現,卿凰在遠處叫道:“喂,小心一點,這種分身可不止一個。”

    她的話音甫落之時,已經和若桃、恬琳一起疾奔而來,小黑和吞鬼喵它們緊隨其后。

    “嘩啦啦噌噌噌”沼澤地周圍竄出十余只酷似剛才爛樹根那樣的東西,搖晃著軀體把眾人團團包圍。

    “哼,一群渣滓也想興風作浪看我出個大招直接毀了你們”

    關橫剛想出手的時候,就只聽附近低矮樹林中“啪、嗤嗤嗤嗖嗖嗖”的疾響聲驟起,阿狗立刻叫道:“是荊棘毒刺,可惡有沼澤妖獸動手了。”

    “狗哥,你和大家應付這些鑿齒分身”

    “唰唰唰唰嘣嘣嘣”關橫此刻揮舞雙劍震飛無數荊棘毒刺,他大聲叫道:“卿凰、六鬼,咱們走,去阻止那些妖獸進攻。”

    “好嘞。”“呼呼呼噌噌噌”卿凰答應一聲,登時跟在關橫身后,周圍的六鬼嘶吼咆哮,揮爪不斷擊落荊棘毒刺,讓關橫他們驟忽間疾掠出去一箭之地。

    “嗷嗚”在暗地里施放毒刺的,是十幾只膘肥體壯的尖刺妖鬣,這群家伙看到關橫、卿凰和六倀鬼襲來,頓時想要四散奔逃,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殺”關橫對于這種威脅到同伴生命的家伙絕不手軟,立刻揮劍而落。

    “噗噗噗”轉瞬間,七、八只尖刺妖鬣或是腦殼飆飛,或是被剖為數爿,接二連三撲倒在地,關橫此時殺得熱血沸騰,卿凰和六倀鬼在旁邊也打飛了不少妖鬣,這邊的敵人很快就被消滅殆盡。

    “喝”說時遲,那時快,沼澤地那邊也傳來了阿狗的怒吼聲,無數爛樹根似的鑿齒分身登時遭到他連番狂猛轟擊,在“嘩啦啦”聲響中粉碎了一片。

    “好啊,狗哥。”恬琳在旁邊揮舞雙短劍和若桃聯手將一只樹妖分身劈翻,看到阿狗大顯神威,她自然是非常高興。

    可就在下個瞬間,那些粉碎的分身驟忽被周圍蔓延的邪氣籠罩,眨眼工夫,就變成了一個數丈高、手持巨大木片的怪物。

    “嗷嗚”怪物的狂吼聲震耳欲聾,在旁邊觀戰的小黑突然說道:“你們看,這家伙手里的東西,像不像是個大盾牌”

    “呵呵,有點意思,我來劈了它當柴燒”若桃話音甫落,自己身形似電呼的縱躍過去,掌中吞雷刃挾裹無匹迅猛的黑氣斬落。

    “嚓咣咣咣咣”一口氣劈了十余下,若桃只覺得自己的黑氣竟然無端減少,攻擊也被對方用盾牌盡數格擋,完全沒傷到這個怪物。

    “可惡,再來。”小女鬼此時殺意正濃、打發了性,登時再次撲了過去,誰知道,不遠處跑回來的關橫突然叫道:“危險,若桃快退”

    “呃”對于關橫的話,若桃向來是言聽計從,說時遲,那時快,她根本就不加思索,倏然向側面縱落躲避。

    “呼”這個瞬間,手持巨大木盾的怪物竟然化作一道迅猛疾影從正面疾沖而過,“砰轟”不偏不倚撞在了前方數丈外一塊萬斤巨石上。

    這一招好不厲害,登時把巨石碰得粉粉碎,碎片“嗤嗤嗤”破空四散疾迸,速度都不亞于強弓硬弩之矢,阿狗、恬琳離得最近,二人閃電般揮動兵刃撥打格擋,這才幸保不傷。

    “好厲害”若桃在旁邊看得瞠目結舌,雖然巨大怪物這一招徑直狂奔很容易躲避,可是威力實在太過駭人,自己要是躲得稍微遲一點,縱是有黑氣護體也非得粉身碎骨不可。

    “這家伙周身縈繞的邪氣太厲害,只怕用我的紫氣也沒辦法重傷它。”阿狗此時斟酌估算,倏地一甩烏竹劍揚聲說道:“關橫,我來保護大家的安全,你去擺平它。”

    “哈哈哈,早就等這句話了。”說時遲,那時快,關橫的身影陡忽在卿凰身邊消失,轉瞬落在了那個發出兇吼聲的怪物面前。

    “畜生,你的死期到了”關橫長笑一聲,雙劍倏地劈落在對方那一張巨大木盾上,就只聽“咯剌剌”一聲暴響,這木盾登時被削掉三分之一,碎片飆飛到了半空。

    關橫之所以能輕易砍壞對方的東西,是因為劍鋒上附著了一層原火之力,巨大怪物的邪氣停滯收斂,頓時落了下風。

    “啪嗒。”雙足落地的同時,關橫還不忘扭頭對著大家一笑:“看見沒有對付他還是很輕松的。”

    “笨蛋,小心前面。”卿凰的話音甫落,怪物在瞬間掄動殘破木盾狠狠掃向關橫腰際,“嗤啦”眾人眼睜睜看著一聲輕響過后,關橫被攔腰截斷。

    可是下一刻,連他的影子都消失不見了,原來那家伙不過是用木盾掃過了關橫的殘影而已。

    “你還敢偷襲我找死”關橫的吼聲在空中赫然響起,雙劍霎時間挾裹無匹原火勁直落而下,“嚓”寒光迭現,巨大怪物、連同它擎起的木盾都被一剖為二,轟然倒在了地上。

    “六倀鬼,給我燒盡這里的邪氣”

    這句話甫一出口,大倀鬼和巨蜂率先發出尖嘯動手,打出數團赤紅原火之球,緊接著就是狌狌們的攻擊齊刷刷落下,那正想借助邪氣繼續復原身軀的巨大怪物立時被焚燒殆盡。

    “嗖”一絲極細微的魂體迅速飄出,徑直向著沼澤內飛去,卿凰身邊的猰貐之魂立刻說道:“那就是鑿齒的分魂,快去追它吧,也許可以找到本體的蹤跡。”

    “有道理。”眾人立刻照著對方的話,向分魂逃走那邊追去,可就在此時,小黑卻跑得最快,她一邊跑一邊笑道:“呵呵呵,這就是在外圍觀戰的好處,我先走一步嘍。”

    “喂,沼澤里危險重重,別和大家離得太遠。”卿凰在她身后高聲呼喚,可是小黑這丫頭偏偏和卿凰作對,她頭也不回叫道:“真啰嗦,象蛇鳥、吞吞和山鼲都在我這邊,我怕什么”

    小黑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已經逐漸跑遠,就連若桃也沒有跟上她們。

    “搞什么呀,這死丫頭老是愛鬧別扭。”卿凰此時氣得直跺腳,關橫卻在旁邊說道:“那個,我想如果不是你出言提醒,換了任何一個人的話,她也許都會聽。”

    “你說什么是不是想氣死我”卿凰狠狠瞪了關橫一眼,但他此時可不想去觸對方的霉頭,于是向前拔足狂奔而去,嘴里還喊道:“放心吧,我馬上就把小黑找回來,不會有事的。”

    “呵呵呵,卿凰。”恬琳和阿狗此時跟了過來,她和若桃對望了一眼,而后訕笑道:“你和小黑總是吵架,這個感情呢,也分不出來是好是歹呀。”

    “呃,你們可別再說了。”聞聽此言,愁眉苦臉的卿凰現在煩惱陡生,都想揪扯自己的頭發了。

    另一邊,小黑和吞鬼喵、山鼲扎進了沼澤腹地,在低矮灌木叢和不知名的詭異植物中間穿行著。她嘴里念念叨叨:“怪了,剛才還看到那個什么鑿齒的分魂飄來飛去,怎么現在卻不見了”

    倏然抬起頭,小黑對著空中翱翔徘徊的象蛇鳥喊道:“喂,你那邊有什么發現嗎”

    “呱嘎、呱嘎”五彩怪禽果然是飛得高、看得遠,眨眼的工夫就發現了對方蹤跡,還是對著下方的小黑叫了幾聲。

    “哈哈哈,妥了妥了。”小黑歡歡喜喜嘀咕著:“這回我就一個人找到那個叫鑿齒的怪物,立個大功,讓姐夫好好夸獎我。”

    2017611第二更,大家好,老沙繼續求訂閱、求月票o∩∩o

本章網址:http://www.lpozpj.icu/0_193/831517.html
奇書網:www.lpozpj.icu
奇書網手機版:m.i7q8.com
宾利娱乐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