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奇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驚悚樂園 > 第256章 兄弟(完)
    聞言的瞬間,莰蒂絲的眼中閃過了令人窒息的冰冷光芒,不過她還是盡可能用柔和的語氣道:“傻孩子你當然是媽媽的兒”

    “當我得知自己并不是人類時,我腦中立即迸發了這樣的假設”封不覺道,“現在想來那張照片背后的字阿瑟和安德魯,我的孩子們,我的愛,無論是被我看到,還是被阿瑟看到,都一樣不是嗎”

    封不覺看著莰蒂絲那唯一的眼球,沉聲說道:“其實你覬覦的并不止是他的力量,還有我的。我和阿瑟都不是人類,也不是你的孩子,唯一區別就是我比較單純,容易控制。”他冷笑一聲:“你真是個可怕的女人,城府之深讓我不得不佩服”

    諸多的片段在封不覺眼前一一閃過,他腦中那張信息網上的每一條線索,都變得清晰無比,正在將他引向最核心的真相。

    封不覺站起身來,接著說道,“阿瑟共對我說過兩次我的傻弟弟啊。第一次,是在我們很小的時候,大約十歲不到吧當時他顯然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與眾不同,他知道自己是養子。而我,還是待他如親哥哥一般,信任、崇拜、敬愛。因此,他說出了那句話,那是他內心對我這個兄弟,對這份親情的認同。”

    他頓了一下,接著道:“而就在剛才,阿瑟第二次說了這句話。并且跟了一句你以為自己很聰明,而這就是代價。”他笑了笑,“起初我以為這是來自勝利者的諷刺,但當我漸漸回過味兒來便發現他的語氣里,也有同情和無奈。

    那么,這第二次。他又是出于什么原因說我傻呢”

    說到此處,封不覺改變了口吻,開始以玩家的視角進行接下去的敘述:“阿瑟很聰明,我能推測到的事情,他沒理由想不到,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在煉成失敗后,阿瑟得到了安德魯不是人類這條信息,隨后,他自然會就此展開一系列的推理

    我所知的信息很有限。但一樣能做出先前的那個假設。而阿瑟對你的了解比我多得多,所以他很快就想明白了原來安德魯也不是你的孩子。”

    封不覺嘆息道:“或許是出于憐憫、也可能是由于愧疚,阿瑟決定不把真相告訴弟弟,因為他知道安德魯承受不了這個事實。

    在你的蠱惑下,安德魯已經認定是哥哥騙了自己。認定了阿瑟是一個殘忍的魔頭。如果現在阿瑟再告訴他,其實你這個所謂的母親才是利用他的人,而且他只是你養著的另一個力量容器罷了”

    封不覺指了指自己的臉,“對于一個被欺騙利用,最終落到這種下場的人來說,那樣的真相,太過殘忍。”他搖著頭道。“阿瑟是一個愛憎分明的人,唯有在面對安德魯時,他始終留有余地。他知道弟弟在你的唆使下背叛了自己,卻遲遲沒有動手。即使到了煉成結束、覆水難收之時,也終究沒有下殺手。

    事情發展到了這一步,阿瑟也算仁至義盡了,他告訴了我治愈方法才離開。而且他考慮得很周全。他讓我來問你安德魯的生父是誰。呵這其實是阿瑟替你想了個掩蓋的方法,這樣你就可以順水推舟地說出安德魯究竟是什么。又不會暴露你和他不是親生母子的事。”

    “你你不是安德魯,你到底是誰”莰蒂絲用驚異的眼神看著封不覺。

    “我是來給你解脫的人。”封不覺回道。

    他說著,便重新蹲下身子,雙手摁在地上,發動了適才畫好的煉成陣。

    霎時間血光驟起,能量從煉成陣的表面涌出。

    數秒后,光芒散去,封不覺依舊站立著,從旁觀視角看,安德魯已恢復成了正常人的樣貌,周身如尸體般的腐爛現象已經不見。

    而在他面前不遠處,身處煉成陣中心的莰蒂絲,雖然也恢復了人類女性的外貌,但她的身體卻即刻開始了腐爛,極度痛苦的腐爛

    “啊怎么回事這是怎么回事”莰蒂絲瘋狂地凄吼著,痛得在地上不住地打滾。

    “不得不說,阿瑟也是個天真的家伙。”這一刻,封不覺的神情,才更像是個冷酷的魔頭:“他是一走了之了,仿佛帶走了所有的罪惡。但那之后呢安德魯治好了自己的傷,并且幫你恢復了人類的身體,往后你們就會以母子的身份和睦地生活下去了嗎在經歷了這些事以后,你就會放過那個始終把你當成母親看待的孩子了嗎”

    封不覺退后了幾步,與痛苦掙扎著的莰蒂絲保持一定的距離:“我看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你這人還有良心,早在那兩個孩子很小的時候,就該打消自己的念頭了。

    那樣的話少年時期的阿瑟也就不會對你下手。他會像接納安德魯一樣,去接納你這個母親。

    他會動手,就表明你從未放棄,而且威脅將近

    十幾年的時光,就算是養了兩條狗,就算養它們的初衷就是為了吃肉,就算飼主不是個女人,也該放棄了吧。”

    “你明白什么他們是怪物死有余辜我的丈夫、孩子都是被他們這樣的怪物殺死的”莰蒂絲用最后的氣力咆哮道,“我讓這兩只小怪物付出代價,又有什么錯”她猙獰地笑了起來:“你要我放過他們哈哈哈每一天,每一分鐘當我對他們露出笑容,當我擁抱他們,當我哄他們睡覺時,我都恨不得剝了他們的皮是這幫怪物欠我的我要他們償還難道不對嗎”

    “原來如此由于你個人的仇恨,遷怒到對方的整個種族,然后抓兩個無辜的小孩,完成一次自欺欺人的復仇。”封不覺總結般說道:“撇開你那荒謬的邏輯,或許從客觀上來說,你的做法也沒錯站在人類的立場上來說,他們兩兄弟對這個世界確實是威脅。不過,同樣是站在人類的角度上去看”

    此刻的莰蒂絲到了瀕死之際,腐爛已經擴散到了內臟,她雙眼鼓出,看著封不覺從口袋里取出了一件東西,那是一把小木梳子,梳子上,刻著aa的字樣。

    “那個時候三個沒有血緣關系的人,所組成的那個家庭那時的歡笑、淚水,那些幸福,難道全都是虛假的嗎你在那張照片后面寫下那行子的時候,對那段日子,真的沒有絲毫的眷戀嗎”他頓了一下,接道:“怪物就沒有人性和感情嗎在我看來,人類可以比怪物更殘忍。是個這個扭曲的世界,造就了像你這樣的、真正的怪物。”

    封不覺拿起那把梳子,放在眼前:“這只是一塊普通的木頭是兄弟之間的羈絆,拯救安德魯脫離了痛苦。”他垂目看著莰蒂絲:“可在這世上,又有什么能拯救你呢”

    一片空闊的草地,一棟黑森森的大屋。

    一個人影從大門走了出來,金發,滿身污跡,其眼神充滿了空洞和迷茫,

    天上的烏云恰在此刻散去,安德魯看到,就在門前的小路上,在他前方不遠處,站著一個矮小的身影。

    “哥哥。”安德魯只是能地喊了對方一聲,但他不知道該再說些什么。

    “因為不太放心,所以決定在附近看看再走。”阿瑟還是顯得很平靜。“發生什么事了”

    “我我殺了她,我殺了媽媽”安德魯這說話時,兩行淚水已從他的眼眶中涌出。他用袖子在臉上抹了一把,“她她不是我的親生”

    “好了,我知道。”阿瑟打斷道,他上下打量了弟弟幾眼:“你的傷好了”

    “嗯”安德魯回道:“但我還是不知道自己是是什么怪物”

    “怪物”阿瑟重復了一句,接著是冷笑,“哼既然已經傷愈,你是什么都無所謂了吧。”他說著,打了一個響指。

    剎那間,火光沖天,安德魯背后的大屋像一個被點著的火柴頭,瞬間燃成了一團巨大的火球。

    “都結束了”阿瑟吁了口氣,說道:“你要做的,就把美好的東西留在記憶里,把其他的種種都付之一炬。”他望著天空:“你是惡魔也好,妖怪也罷,明天的太陽,會照常升起。怪物,就以怪物的身份活下去,沒什么好羞愧的。”他頓了一下:“如今,我也已沒有任何理由去變成人類,過所謂平靜的生活了我要離開這個小地方,到外面的世界去闖蕩。你要一起來嗎弟弟。”

    “我”安德魯猶豫了幾秒,然后他也笑了:“呵雙手沾滿血腥的怪物兩兄弟,一同在薩緹大陸上興風作浪嗎”

    “聽上去挺不錯的不是嗎”阿瑟笑道。

    “是啊哥哥。”安德魯很難得的,露出了堅定的眼神。

    月下,風起。

    兩條人影,并肩走在了鄉間的小路上,他們身后的沖天大火,燒盡了過往的黑暗。

    眼前的道路,通往未知的未來。

本章網址:http://www.lpozpj.icu/0_126/161785.html
奇書網:www.lpozpj.icu
奇書網手機版:m.i7q8.com
宾利娱乐登录